非主流社交軟件亂象調查:為何充斥涉詐信息?

  來(lái)源:法治日報2024-06-21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這些社交軟件何以充斥涉詐信息? 記者調查非主流社交軟件亂象

 調查動(dòng)機

 近段時(shí)間以來(lái),多地公安機關(guān)發(fā)出緊急提醒:“紙飛機”“蝙蝠”“事密達”等非主流社交軟件出現在一些未成年人的智能手機中,電詐分子多用此類(lèi)軟件大肆誘導未成年人從事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的幫助犯罪,危害極大。

 這些非主流社交軟件為何會(huì )充斥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信息?如何依法治理?帶著(zhù)問(wèn)題,記者進(jìn)行了調查采訪(fǎng)。

 “手機口(手機對手機,新型詐騙手段)全地區上課850元/小時(shí),下課秒結,小白可上手?!?

 “××(平臺)無(wú)人直播,每小時(shí)10元至50元,不用露臉不用說(shuō)話(huà),一小時(shí)一結,掛著(zhù)就行?!?

 “下單10元,當爆點(diǎn)破1.5倍的時(shí)候立即點(diǎn)擊逃跑,一把可以賺5元至8元,按照這個(gè)方法可以日賺800元?!?

 《法治日報》記者近日測試發(fā)現,大量涉嫌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的信息出現在一些非主流社交軟件中。目前,這些社交軟件要么通過(guò)手機應用市場(chǎng),要么通過(guò)別人分享的鏈接,都可以輕易下載和使用。

 受訪(fǎng)專(zhuān)家指出,社交軟件的一對一通信方式受法律保護,違法犯罪人員抓住這一點(diǎn),精準誘導用戶(hù),特別是未成年人參與電信詐騙,危害甚巨。監管部門(mén)須完善技術(shù)手段,加大對非主流社交軟件下載使用情況的監測力度,定期集中識別違法違規行為。青少年網(wǎng)絡(luò )素養也亟須增強,及時(shí)識別網(wǎng)絡(luò )不良信息。

 注冊登錄無(wú)需驗證

 隨意發(fā)布有害信息

 來(lái)自安徽宿州的高二學(xué)生小楊最近下載了一款非主流社交軟件,其社交廣場(chǎng)版塊有信息稱(chēng),“可以輕松日賺數百元”。

 小楊抱著(zhù)試試看的態(tài)度,添加對方為好友,詢(xún)問(wèn)其具體操作方法。根據對方指引,小楊進(jìn)行了一番操作,結果發(fā)現不對勁便趕緊停了下來(lái),“和平時(shí)我們聽(tīng)到的詐騙手段很像”。他后來(lái)得知,班上有同學(xué)在該軟件上玩過(guò)一兩次“爆點(diǎn)游戲”,被騙了幾百元。

 根據小楊提供的線(xiàn)索,記者下載并注冊登錄了一款社交軟件,并將社交賬號、所在地區、運營(yíng)商、手機號碼等信息發(fā)送給對方。很快,對方便發(fā)來(lái)一段教學(xué)視頻和客服人員的社交賬號,以及一個(gè)電話(huà)號碼。

 根據視頻內容提示,記者需準備兩部手機,一部手機會(huì )通過(guò)語(yǔ)音或視頻通話(huà)連接客服,另一部手機用于撥打其指定的電話(huà)號碼。與客服連線(xiàn)后,其用數字1或2提示下一步操作:如果是1,則表示可以撥通電話(huà),對方通過(guò)語(yǔ)音或視頻與號主對話(huà);如果是2,則表示一旦號主發(fā)現通話(huà)有問(wèn)題,直接掛斷電話(huà)。

 另一款社交軟件宣稱(chēng)“無(wú)人直播輕松賺錢(qián)”。記者將自己的短視頻直播主頁(yè)截圖發(fā)給對方,確定可以正常直播后,對方稱(chēng)“借用你的賬號直播,你到點(diǎn)拿錢(qián)就可以”。記者注意到,其直播內容多與電信詐騙有關(guān),比如給電詐分子引流甚至直接實(shí)施電詐行為。

 還有一款社交軟件主要是玩“爆點(diǎn)游戲”。記者登錄軟件后看到,每一局都會(huì )有一個(gè)點(diǎn)生成一條曲線(xiàn),并顯示倍數,時(shí)間越長(cháng),倍數越大。每一局可以下注,然后在那個(gè)點(diǎn)爆炸之前逃離,逃離成功便可以獲得下注金額乘以逃離時(shí)倍數的錢(qián)。

 上述“爆點(diǎn)游戲”社交軟件的客服告訴記者,只要在1.5倍之前逃離,爆炸的概率很低,穩賺不賠,不過(guò)要先充值20元至50元。記者嘗試幾局后發(fā)現確實(shí)如此,但在提現時(shí)被告知至少要充值200元,且24小時(shí)后才能提現。贏(yíng)了幾局后,記者發(fā)現,該款游戲進(jìn)不去了,提現就更不可能了。

 除了涉嫌欺詐、詐騙外,記者調查發(fā)現,一些非主流社交軟件還存在“色情引誘+裸聊敲詐”信息:“40元一次,99元長(cháng)期,包滿(mǎn)意,長(cháng)期的話(huà)是兩個(gè)月,每天兩次?!庇浾吆推渲幸蝗寺?lián)系上后,對方發(fā)來(lái)價(jià)格信息,稱(chēng)“你想怎么指揮我都可以”。

 據了解,詐騙分子隨后會(huì )使用話(huà)術(shù)以邀請視頻裸聊為誘餌,誘騙受害人點(diǎn)擊陌生鏈接下載軟件。受害人的手機通訊錄信息隨即被竊取,一旦脫衣就會(huì )被對方錄屏,再以不雅視頻進(jìn)行敲詐。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看到,在手機應用商店,一些非主流社交軟件都在顯著(zhù)位置標注年齡界限,比如“16+”“18+”等,但下載和登錄這些只需一個(gè)手機號即可,沒(méi)有任何身份識別環(huán)節,身份信息也可以隨意填寫(xiě),個(gè)別軟件甚至還能以游客身份登錄。

 進(jìn)入這些軟件后,各種群聊、個(gè)人動(dòng)態(tài)堂而皇之地發(fā)著(zhù)大量涉詐信息,私聊也可以隨意發(fā)送各種違禁詞匯。其中一些軟件存在加密通訊功能或“閱后即焚”功能,為不法分子提供了便利。

 未成年人遭遇詐騙

 警方提醒家長(cháng)注意

 公開(kāi)信息顯示,已有不少未成年人被非主流社交軟件的有害信息所害。

 據貴州警方通報,去年5月23日,17歲的李某在手機上下載了名為“紙飛機”的通聯(lián)軟件,注冊登錄后,該軟件客服聯(lián)系李某,詢(xún)問(wèn)其是否想要賺錢(qián)并詳細講述了賺錢(qián)方法。因該操作需要兩部手機,李某次日便邀請趙某(15歲)至家中,聯(lián)系上述客服,在對方的指導下搭建起簡(jiǎn)易GOIP(虛擬撥號)設備,幫助詐騙分子實(shí)施詐騙。

 其間,李某和趙某聽(tīng)到語(yǔ)音內容其實(shí)是對方冒充購物客服實(shí)施詐騙,但二人因貪圖獲利而未中斷通話(huà)。核實(shí)情況后,當地警方對李某、趙某給予了行政處罰。

 近日,大連13歲女孩小雪用非主流社交軟件和人聊天時(shí),添加了一位好友,對方邀請小雪加入所謂某明星團體的粉絲福利群。進(jìn)群后,一位自稱(chēng)“北京市最高警察局的警官”稱(chēng),有人泄露藝人隱私,涉嫌犯罪,群里所有人都得配合調查,否則不但會(huì )被拘留、留案底,父母也會(huì )受到牽連。

 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小雪對其言聽(tīng)計從,按照對方要求提供家長(cháng)的銀行卡號并進(jìn)行相應操作。其間,“警官”為了消除小雪的疑慮,還向她提供了一份“報警回執”。

 深夜,小雪媽媽無(wú)意中看到手機上有一條女兒未來(lái)得及刪除的消費短信,才知道女兒遭遇了電信詐騙。經(jīng)查,當晚小雪用家長(cháng)銀行賬號消費16筆,合計6萬(wàn)余元。這些錢(qián)除了給他人購買(mǎi)了一部近8000元的手機外,其他全部轉入某外賣(mài)平臺賬戶(hù)。目前,警方已經(jīng)立案偵查。

 記者檢索公開(kāi)信息發(fā)現,近年來(lái),全國多地不少詐騙案件都涉及非主流社交軟件。去年6月初,18歲的縵某某在某非主流社交軟件中,獲悉撥打詐騙電話(huà)可以快速獲利,便和其他人一起參與其中,最終依法受到懲罰。

 多地反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中心近日發(fā)布消息,“連信”“蝙蝠”“事密達”等,都是一些境外手機聊天軟件。電詐分子多用此類(lèi)軟件大肆誘導未成年人從事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的幫助犯罪,使其成為違法犯罪行為的幫兇,甚至犯下幫信罪。

 警方提醒,一定要多留意孩子手機是否安裝了此類(lèi)社交軟件,尤其是初中、高中、高職、大學(xué)的家長(cháng)要格外留意,不要讓孩子因蠅頭小利而陷入詐騙分子設的圈套。

 全面落實(shí)實(shí)名認證

 依法整治加強監管

 “社交軟件都應落實(shí)實(shí)名認證?!标P(guān)注互聯(lián)網(wǎng)法治研究的內蒙古大學(xué)法學(xué)院講師李東方介紹,《互聯(lián)網(wǎng)用戶(hù)賬號信息管理規定》中規定,互聯(lián)網(wǎng)信息服務(wù)提供者為互聯(lián)網(wǎng)用戶(hù)提供信息發(fā)布、即時(shí)通訊等服務(wù)的,應當對申請注冊相關(guān)賬號信息的用戶(hù)進(jìn)行基于移動(dòng)電話(huà)號碼、身份證件號碼或者統一社會(huì )信用代碼等方式的真實(shí)身份信息認證。用戶(hù)不提供真實(shí)身份信息,或者冒用組織機構、他人身份信息進(jìn)行虛假注冊的,不得為其提供相關(guān)服務(wù)。

 李東方指出,依照反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法規定,如果非主流社交軟件未經(jīng)備案登記,則不能為公眾使用。手機應用程序有違法違規信息,如虛假信息,誘導未成年人從事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等信息,就應該按照網(wǎng)絡(luò )安全法、治安管理處罰法、刑法等進(jìn)行處理。

 “現在一些非主流社交軟件在青少年群體中擴散,主要由于軟件和使用者數量多,在某一應用程序平臺聚集后,如果遭到封禁,會(huì )快速在另一軟件重新匯聚。而在此過(guò)程中執法部門(mén)很難收集信息,加上軟件更新迭代迅速,名稱(chēng)可以隨意更換,導致監管難度加大?!崩顤|方說(shuō)。

 中國互聯(lián)網(wǎng)協(xié)會(huì )法工委副秘書(shū)長(cháng)胡鋼認為,涉詐非主流社交軟件無(wú)法杜絕,主要是因為手機應用市場(chǎng)本身是獨立的經(jīng)營(yíng)主體,其大多只對軟件進(jìn)行表面的審查和技術(shù)性防范。因此,如果申請者提交的軟件本身是符合相關(guān)技術(shù)規范的,且沒(méi)有明顯的木馬、病毒等問(wèn)題,原則上多數可以通過(guò)審查并開(kāi)放下載。

 對此,受訪(fǎng)專(zhuān)家認為,手機應用市場(chǎng)應當好“守門(mén)人”,加大應用程序審核力度,優(yōu)化應用程序檢測算法邏輯,使得各類(lèi)軟件在上架之前就受到全方位審核,把山寨應用、詐騙應用扼殺在搖籃。

 對于違法違規非主流軟件的治理,李東方建議,監管部門(mén)應完善技術(shù)手段,監測非主流社交軟件的下載和使用情況,及時(shí)依法采取措施予以處理。公安、網(wǎng)信等部門(mén)需開(kāi)展專(zhuān)項行動(dòng),對有問(wèn)題的非主流社交軟件加大查處力度,定期集中識別違法違規行為,及時(shí)清理。還應提高青少年網(wǎng)絡(luò )素養,增強對網(wǎng)絡(luò )不良信息的辨別能力。

(編輯:鳴嫡)


非主流社交軟件亂象調查:為何充斥涉詐信息?

 

免責聲明:

1、本網(wǎng)內容凡注明"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wǎng)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違者本網(wǎng)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wǎng)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xué)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xué)文化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宗教學(xué)研究、教育學(xué)研究、文學(xué)研究、新聞學(xué)與傳播學(xué)研究、考古學(xué)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xué)習,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對其真實(shí)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