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撞臉”名人肆意模仿蹭流量 毫無(wú)限度的名人“模仿”該嚴管了

  來(lái)源:法治日報韓丹東 劉潔2024-06-18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手持籃球、穿著(zhù)科比標志性的24號球衣,直播間播放《see you again》等背景音樂(lè ),直播內容顯示“模仿秀,孩子們,我回來(lái)了”……近日,一名男子在直播時(shí)模仿已故籃球明星科

手持籃球、穿著(zhù)科比標志性的24號球衣,直播間播放《see you again》等背景音樂(lè ),直播內容顯示“模仿秀,孩子們,我回來(lái)了”……近日,一名男子在直播時(shí)模仿已故籃球明星科比引發(fā)熱議。

當下,在各大直播間,類(lèi)似的模仿比比皆是,長(cháng)相、舉止、衣著(zhù)乃至網(wǎng)名都與明星非常相似。有網(wǎng)友說(shuō),一些主播長(cháng)相與明星相似,對發(fā)型和穿衣風(fēng)格進(jìn)行一些模仿也不算什么大錯;也有網(wǎng)友提出,如果因“撞臉”就刻意模仿明星,蹭明星流量,還通過(guò)直播賣(mài)貨盈利,是否涉及侵權?

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fǎng)的專(zhuān)家指出,“模仿”并非毫無(wú)限度,過(guò)度模仿可能擾亂市場(chǎng)秩序,侵犯他人合法權益。相關(guān)部門(mén)應該對毫無(wú)限度的名人“模仿”行為加強監管;平臺須完善技術(shù)手段,加強審核,建立信用體系,對違規主播進(jìn)行信用懲戒,通過(guò)信息公示制度,增強透明度,讓用戶(hù)了解平臺規則和主播信息,共同維護清朗的網(wǎng)絡(luò )空間。

“模仿秀”花樣百出

2023年電視劇《狂飆》播出,演員張頌文在劇中飾演的高啟強讓觀(guān)眾印象深刻。近期,某短視頻平臺一名男子起名“小頌文”,在直播中模仿《狂飆》劇中張頌文飾演的高啟強角色而迅速走紅網(wǎng)絡(luò )。

記者觀(guān)察發(fā)現,在“小頌文”的直播間,主播的穿著(zhù)打扮和劇中高啟強的造型別無(wú)二致。他一邊播放電視劇中高啟強的臺詞配音“風(fēng)浪越大,魚(yú)越貴”;一邊模仿其經(jīng)典動(dòng)作。幾個(gè)小時(shí)內,該主播雖然一直重復這幾句臺詞和幾個(gè)動(dòng)作,卻不斷有觀(guān)眾涌入直播間,不少人還刷了禮物。

除了“小頌文”外,《狂飆》中的其他演員也有不少模仿者,如演員張譯的模仿者給自己起名“小張譯”(目前已改名為“小張譯”(盜版)),經(jīng)常與“小頌文”直播連線(xiàn)?!靶№炍摹痹谥辈ブ兄焙簟鞍残溃◤堊g在劇中飾演的角色名)!我找到你了,安欣”。參與直播連線(xiàn)的還有給自己起名“狂飆婷”“山西書(shū)婷”的網(wǎng)友,二人模仿《狂飆》中演員高葉飾演的陳書(shū)婷一角。有網(wǎng)友稱(chēng),剛刷到以上幾位模仿者直播連線(xiàn)時(shí),還以為《狂飆》劇組團建了。

記者點(diǎn)進(jìn)模仿者的主頁(yè)后發(fā)現,“狂飆婷”和“山西書(shū)婷”賬號的@商品櫥窗中均有商品購買(mǎi)鏈接,二人主頁(yè)注明“我不是高葉”?!靶№炍摹彪m然在主頁(yè)介紹中沒(méi)有提及相關(guān)信息,但其在5月28日晚至6月3日的直播動(dòng)態(tài)顯示“資深藝人,曾參與狂飆”。

近年來(lái),網(wǎng)絡(luò )上涌現出不少模仿者。記者注意到,有人坐著(zhù)輪椅、戴著(zhù)面具模仿著(zhù)名物理學(xué)家“斯蒂芬·威廉·霍金”。有觀(guān)眾刷禮物時(shí),該主播便會(huì )從輪椅上站起來(lái),高舉輪椅舞蹈。直播間墻上掛著(zhù)一塊黑板,上面寫(xiě)著(zhù)“霍家軍,艦長(cháng)舉輪椅”。該主播已于5月21日被所在短視頻平臺封禁15天,違規原因是以他人弱點(diǎn)、身體不便或特定人群博眼球。

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wù)所高級合伙人欒燕認為,如果模仿者使用與明星相似的外貌或聲音,并且有意或無(wú)意地導致公眾混淆,誤以為是明星本人,這可能涉嫌侵犯明星的肖像權或姓名權。如果模仿者在表演中未經(jīng)授權使用明星的原創(chuàng )作品(如歌曲、電影片段等),則可能侵犯著(zhù)作權。

對于模仿已故名人的行為,中國政法大學(xué)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民法典對人格權利的保護有明確規定,死者的人格利益,包括其生前的人格權,變更為死者近親屬所有。如果未經(jīng)授權就借此進(jìn)行商業(yè)活動(dòng),則系侵權行為。

利用長(cháng)相賺取流量

記者注意到,還有一些主播因為長(cháng)相與明星神似,便取一些容易讓人混淆的網(wǎng)名,從中賺取流量,甚至借此牟利。

2022年,湖南長(cháng)沙有幾位網(wǎng)友組成山寨男團“eso”,其成員包括模仿鹿晗的“鹿哈”、模仿黃子韜的“黃子誠”以及“易烊干洗”“權酷龍”“王二博”“王俊卡”等。這些人以與藝人姓名字音、字形相近的名稱(chēng)作為賬號名稱(chēng),對藝人進(jìn)行模仿。

隨后,團隊中部分成員被舉報侵權,“權酷龍”“王二博”等網(wǎng)名也被修改,而“鹿哈”則在將網(wǎng)名改為本名后,繼續以“凌某某”的名字進(jìn)行直播帶貨。

雖然賬號名稱(chēng)已經(jīng)變更,但記者近日通過(guò)某短視頻平臺搜索“鹿哈”,發(fā)現搜索結果第一條顯示的仍然是凌某某的賬號。此外,凌某某在視頻和直播中的形象也與藝人鹿晗十分相似,包括漂過(guò)的金色頭發(fā)、中分劉海等。

還有模仿者通過(guò)模仿明星參加商演活動(dòng),從中獲取收益。來(lái)自廣西的何女士曾在某商業(yè)中心遇見(jiàn)一個(gè)長(cháng)相與歌手林俊杰十分相似的人,沒(méi)過(guò)幾天,她刷到一則短視頻,視頻內容就是她此前見(jiàn)到的場(chǎng)景。但該賬號主播并非歌手林俊杰,而是一位長(cháng)相與林俊杰相似的模仿者。

記者搜索該主播的賬號發(fā)現,目前其在某短視頻平臺有9.6萬(wàn)粉絲。其主頁(yè)200多條視頻中,有不少是林俊杰的街頭模仿秀,視頻長(cháng)度十幾秒至三十幾秒不等,大多都是他在街頭、音樂(lè )酒吧或某些活動(dòng)現場(chǎng)演唱林俊杰的歌曲。

該主播將大部分視頻打上“林俊杰”話(huà)題標簽,且在“某某分杰”的主頁(yè)標注了“只接商演合作”等字樣。通過(guò)其在主頁(yè)留下的聯(lián)系方式,記者聯(lián)系到對方經(jīng)紀人,了解到該主播在婚禮上進(jìn)行商演的報價(jià)為1.5萬(wàn)元,可以演唱4首歌曲,另需自備音響等設備。

朱巍認為,對明星進(jìn)行模仿,其特殊之處在于明星的人格權,一般也稱(chēng)為商事人格權,會(huì )涉及與明星有關(guān)的商業(yè)利益。如果主播的模仿行為是假借明星的商業(yè)利益而進(jìn)行了令人混淆的宣傳,則可能涉及侵害明星的人格權。另外在模仿明星時(shí),如果是模仿明星演唱曲目,則有可能涉及版權問(wèn)題;如果是模仿明星在一些電影橋段中的表演,則可能涉及明星演繹的表演權。

北京星權律師事務(wù)所副主任甄景善說(shuō),模仿者通過(guò)模仿名人的外形、假借名人名義進(jìn)行直播帶貨、商演等,其目的在于利用名人具有的較高知名度及影響力,誤導消費者進(jìn)入直播間、觀(guān)看商演,符合“商業(yè)混淆行為”特征;或雖未造成消費者混淆,但系利用公眾對于名人模仿者的獵奇心理吸引流量,從而達到其推銷(xiāo)產(chǎn)品或服務(wù)的目的,有悖于誠實(shí)信用原則和商業(yè)道德準則,擾亂了市場(chǎng)秩序。此類(lèi)行為均涉嫌構成不正當競爭。

平臺加強審核監管

在甄景善看來(lái),主播基于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的基本權利,對其直播行為享有廣泛的自主權,可以自行決定其取名、長(cháng)相裝扮、表演內容等,但主播的上述人身自由也應當有限制,即應當在法律范圍內進(jìn)行直播表演活動(dòng),不能損害其他主體的合法權益。相對應的,明星作為公眾人物,其享有的人格權以及表演者權等合法權利也會(huì )受到一定限制,往往表現為其對于他人的輕微侵權具有一定的容忍義務(wù)。

“因此,對于主播的模仿行為是否構成侵權的認定,應當結合名字、長(cháng)相裝扮、聲音、表演內容等要素綜合判斷。有可能單看一個(gè)要素,主播不構成侵權;但如果將所有要素綜合起來(lái),則應當認定主播實(shí)施了冒充明星的侵權行為。另外,對于主播在直播表演過(guò)程中是否謀取了利益,或者其表演是否以謀利為目的,也是一個(gè)重要的衡量因素。如果主播是以謀取利益為目的,包括吸引粉絲關(guān)注和打賞等,而進(jìn)行類(lèi)似表演,則應當從嚴監管?!闭缇吧普f(shuō)。

他提出,借明星身份進(jìn)行直播帶貨卻不表明模仿者身份,故意誤導公眾騙取打賞,或借明星的名義承接商演活動(dòng)招搖撞騙,則可能構成詐騙罪,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平臺和有關(guān)部門(mén)應加大宣傳教育力度,引導網(wǎng)民樹(shù)立正確的價(jià)值觀(guān),形成誠實(shí)守信、合法經(jīng)營(yíng)、尊重保護知識產(chǎn)權、杜絕不勞而獲的良好社會(huì )風(fēng)氣。此外,合法權益被侵害的明星也應當積極主張權利,向違法侵權者說(shuō)不,依法要求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闭缇吧普f(shuō)。

欒燕認為,網(wǎng)絡(luò )傳播平臺應盡到審核義務(wù)和監管責任,對主播進(jìn)行必要的審核,確保其不侵犯他人合法權益;利用技術(shù)手段,如算法識別等,輔助監管和防止侵權行為;對于接到的侵權投訴,及時(shí)響應并采取措施;建立信用體系,對違規主播進(jìn)行信用懲戒,并通過(guò)信息公示制度,增強透明度,讓用戶(hù)了解平臺規則和主播信息,避免被誤導甚至上當受騙。

(編輯:映雪)


因“撞臉”名人肆意模仿蹭流量 專(zhuān)家指出:毫無(wú)限度的名人“模仿”該嚴管了

 
[責任編輯: 315xwsy_susan]

免責聲明:

1、本網(wǎng)內容凡注明"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wǎng)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違者本網(wǎng)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wǎng)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xué)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xué)文化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宗教學(xué)研究、教育學(xué)研究、文學(xué)研究、新聞學(xué)與傳播學(xué)研究、考古學(xué)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xué)習,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對其真實(shí)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