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開(kāi)盒掛人” 整治新式網(wǎng)暴

  來(lái)源:央視新聞客戶(hù)端 中國青年網(wǎng)2024-06-14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人肉搜索”泄露隱私,危害不小,但現在還有一種相較于“人肉搜索”有過(guò)之而無(wú)不及的網(wǎng)絡(luò )暴力行為,那就是網(wǎng)絡(luò )“開(kāi)盒掛人”?!伴_(kāi)盒掛人”是一種新型網(wǎng)絡(luò )暴力違法犯罪行為

“人肉搜索”泄露隱私,危害不小,但現在還有一種相較于“人肉搜索”有過(guò)之而無(wú)不及的網(wǎng)絡(luò )暴力行為,那就是網(wǎng)絡(luò )“開(kāi)盒掛人”。

“開(kāi)盒掛人”是一種新型網(wǎng)絡(luò )暴力違法犯罪行為,是指不法分子惡意公開(kāi)他人姓名、身份證號、手機號碼、家庭住址、社交賬號等個(gè)人隱私信息,煽動(dòng)網(wǎng)民進(jìn)行攻擊謾罵。而遭遇過(guò)“開(kāi)盒掛人”困擾的有公眾人物,也有普通民眾?!伴_(kāi)盒掛人”行為,亟待整治。

小李很喜歡某款網(wǎng)絡(luò )游戲,經(jīng)常在網(wǎng)上發(fā)布視頻,分享自己的游戲經(jīng)驗。一天,他突然收到了一位陌生網(wǎng)民發(fā)來(lái)的圖片,圖中標出了他的照片和家庭地址,手機號也被作為一個(gè)“教育熱線(xiàn)”公布在網(wǎng)上。但小李并不認識對方,他不知道對方要做什么,感到很擔心。

“開(kāi)盒掛人”受害者小李(化名):你現在已經(jīng)知道我的身份信息,那下一步會(huì )做什么呢?我很惶恐,我做的視頻類(lèi)型是不露臉的,我個(gè)人也不希望別人知道我是誰(shuí)。他們把我信息發(fā)出去,我就會(huì )擔心會(huì )不會(huì )有人順著(zhù)這個(gè)東西找到我的住址、身份信息等,來(lái)進(jìn)一步騷擾我。

像小李擔心的那樣,他的信息泄露后,不斷被各種電話(huà)、短信騷擾,白天晚上連續不停。不堪其擾的小李只能暫停使用這個(gè)號碼。但對小李的騷擾并沒(méi)有停止,有不明身份的人在他經(jīng)?;顒?dòng)的網(wǎng)絡(luò )平臺上發(fā)布了很多侮辱他的視頻,并多次提到他喜歡的那款游戲。小李猜測,可能在玩游戲時(shí)和對方有分歧。

小李遭遇的這種網(wǎng)絡(luò )暴力被稱(chēng)為“開(kāi)盒掛人”,指的是一些不法分子盜取他人信息后,隨意在網(wǎng)上散布。一個(gè)個(gè)身份信息像魔盒一樣被打開(kāi),而更多的不法分子則利用這些隱私、信息,肆無(wú)忌憚的騷擾像小李這樣的“被開(kāi)盒者”。而許多受害者都和小李一樣,并不認識這些盜取、散布他們信息的“開(kāi)盒者”,甚至許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huì )被“開(kāi)盒”。

小葉是一名網(wǎng)絡(luò )主播。一天,他的一位粉絲發(fā)私信告訴他說(shuō),有人在網(wǎng)上發(fā)了小葉的真實(shí)姓名和手機號,還計劃組織網(wǎng)民給他打騷擾電話(huà)。不久之后,他就接到了不少騷擾電話(huà)。

小葉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對方,他沒(méi)有理睬,想息事寧人盡快讓事情過(guò)去??刹痪煤?,對方又將他女朋友的名字和照片發(fā)在網(wǎng)上,并調侃女孩的容貌,有一些網(wǎng)民跟帖嘲笑,甚至有人口出穢語(yǔ),這給小葉的女朋友帶來(lái)了嚴重的心理傷害,需要接受心理治療。

“開(kāi)盒掛人”這種新型的網(wǎng)絡(luò )暴力給“被開(kāi)盒者”帶來(lái)了難以愈合的傷害。其暴力行為不僅在網(wǎng)絡(luò )上,還會(huì )延續至現實(shí)生活中,給受害者造成更直接的傷害。一位“被開(kāi)盒者”告訴記者,他的家庭住址被人發(fā)布在網(wǎng)上后,他陸續收到了一些陌生人寄來(lái)的不明物體,其中還有化學(xué)品。

針對“開(kāi)盒掛人”這種新型網(wǎng)絡(luò )暴力,近期公安機關(guān)加大對其打擊力度,以維護網(wǎng)絡(luò )秩序、保障公民權益。經(jīng)過(guò)調查取證,成都警方對“開(kāi)盒”小葉的幕后團伙以涉嫌尋釁滋事罪、侵犯公民個(gè)人信息罪、非法侵入計算機信息系統罪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成都市公安局龍泉驛區分局民警:案子里面這些嫌疑人,把別人信息多次發(fā)布到網(wǎng)上,涉及侵犯公民個(gè)人信息,同時(shí)還惡搞性地創(chuàng )作別人的照片和視頻,讓他們對人家進(jìn)行嘲笑,以及各種騷擾的方式進(jìn)行線(xiàn)下滋擾,對上百個(gè)受害人生活產(chǎn)生很大影響,包括心理創(chuàng )傷,所以已經(jīng)構成了尋釁滋事的標準。

那么這些人為什么要在網(wǎng)上散布別人的信息、隱私,甚至進(jìn)行攻擊、威脅呢?這背后的目的各不相同。有的“開(kāi)盒者”,僅僅只是為了宣泄自己的情緒,把曝光別人隱私當成釋放壓力或者取樂(lè )的手段。有的“開(kāi)盒者”則是為了吸引眼球、獲取流量和更多粉絲。

一名嫌疑人嚴某告訴記者,這類(lèi)為賺取流量而“開(kāi)盒”別人的“開(kāi)盒者”,通常有自己專(zhuān)門(mén)的小圈子。平時(shí),他們會(huì )在各類(lèi)社交平臺上找尋“獵物”,還互相分享信息。對于他們來(lái)說(shuō),被“開(kāi)盒”的人越有名,越能提升自己在網(wǎng)絡(luò )上的熱度。于是,許多名人、網(wǎng)紅就成了他們的目標。

在杭州警方最近破獲的一起“網(wǎng)絡(luò )開(kāi)盒”案件中,有一百多名受害者是網(wǎng)絡(luò )主播,擁有百萬(wàn)粉絲的網(wǎng)紅主播桃子就是其中之一。

“開(kāi)盒掛人”受害者桃子(化名):有一個(gè)粉絲私信我說(shuō),看到了我的個(gè)人信息,包括我的身份證、家庭住址還有電話(huà)。莫名其妙給你“開(kāi)盒”了,后來(lái),經(jīng)常有人在深更半夜休息時(shí)間打我電話(huà),而且都是一些偏向于騷擾性質(zhì)的。

還有一些“開(kāi)盒者”,把“開(kāi)盒”變成了一門(mén)生意,為一些想“開(kāi)盒”別人又不懂技術(shù)操作的人,提供專(zhuān)門(mén)的“開(kāi)盒”服務(wù),收取費用。相比過(guò)去的網(wǎng)絡(luò )曝光個(gè)人信息行為,這種“開(kāi)盒”危害更大。

成都市公安局龍泉驛分局民警:以前搜索的信息只是局限于姓誰(shuí)名誰(shuí)、在哪工作,但是現在“開(kāi)盒”通過(guò)數據信息匯聚以后,有一些精確行為,包括喜好、網(wǎng)絡(luò )行為都在這里面,是全量的、各類(lèi)范圍的,對這個(gè)人整個(gè)生活過(guò)程的暴露。而且現在全量數據推送擴大到各類(lèi)移動(dòng)APP,知曉的人更多,對受害人所造成的名譽(yù)傷害、精神傷害越來(lái)越大。

為了讓更多網(wǎng)民參與到“開(kāi)盒”當中來(lái),“開(kāi)盒者”經(jīng)常在網(wǎng)上制造矛盾、挑起紛爭,引誘網(wǎng)民去“開(kāi)盒”別人。這個(gè)方法不僅給江某和他的同伙帶來(lái)了不小的收益,也讓他們身邊聚集了一批熱衷于“開(kāi)盒”別人的網(wǎng)民。

于是,這些不法之徒在網(wǎng)絡(luò )世界橫行。他們經(jīng)常在一起討論如何騷擾攻擊他人,還會(huì )向一些網(wǎng)絡(luò )團體宣戰,以成功“開(kāi)盒”來(lái)彰顯自己的神通廣大。一份“開(kāi)盒者”們所謂的“作戰方案”上面赫然寫(xiě)著(zhù)“公布其成員戶(hù)籍取樂(lè )”。

“開(kāi)盒掛人”犯罪團伙成員 祖某(化名):深陷沖突中,想通過(guò)“開(kāi)盒”的方式在網(wǎng)上跟別人產(chǎn)生矛盾、沖突,打贏(yíng)對方是攻擊別人的手段,底下幫我網(wǎng)暴別人的人越多,我就越厲害,底線(xiàn)要比別人低,只要不太過(guò)分就不構成犯罪,當時(shí)我就是這么跟別人說(shuō)的。

此外,為了讓“開(kāi)盒”行為更具殺傷力和影響力,一些“開(kāi)盒者”在曝光別人隱私后,還會(huì )設計一些更惡俗、獵奇的行動(dòng),吸引網(wǎng)民圍觀(guān)。一名“開(kāi)盒者”在清明節時(shí),去“被開(kāi)盒者”家附近,焚燒對方的照片,并做成視頻在網(wǎng)上發(fā)布。

“開(kāi)盒掛人”犯罪團伙成員 祖某(化名):讓別人在壓力中選擇投降,這個(gè)壓力也是步步緊逼出來(lái)的,短信轟炸是最基礎的,后面是查別人的照片,做惡搞照片和惡搞視頻,再后面就涉及到家里人,然后去線(xiàn)下燒照片,就是要讓對方擔心家里人因為我受到牽連。

這樣充滿(mǎn)戾氣的視頻確實(shí)吸引了不少網(wǎng)民圍觀(guān),有不少人發(fā)表惡意評論,這讓“被開(kāi)盒者”近乎崩潰。這些惡劣行為讓網(wǎng)絡(luò )空間充斥著(zhù)暴力和戾氣,嚴重污染了網(wǎng)絡(luò )生態(tài)。

成都市公安局龍泉驛分局民警:網(wǎng)絡(luò )是一個(gè)公共平臺、公共資源,他們這種沒(méi)有底線(xiàn)、沒(méi)有道德,甚至違法的行為是網(wǎng)絡(luò )惡勢力,是要彰顯自己的網(wǎng)絡(luò )破壞力以及網(wǎng)絡(luò )影響力,嚴重影響了全國廣大網(wǎng)友上網(wǎng)的安全感。

不僅擾亂網(wǎng)絡(luò )秩序,“開(kāi)盒者”的行為也給公民個(gè)人信息安全帶來(lái)了極大的隱患。嫌疑人江某和同伙就利用黑客技術(shù),盜取了大量公民個(gè)人信息。嚴重危害了公民信息安全。對于這些危害嚴重的網(wǎng)絡(luò )違法犯罪行為,必須加大打擊力度、依法嚴懲。

2023年9月,《關(guān)于依法懲治網(wǎng)絡(luò )暴力違法犯罪的指導意見(jiàn)》發(fā)布,指出組織 “人肉搜索”,違法收集并向不特定多數人發(fā)布公民個(gè)人信息,情節嚴重,符合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規定的,以侵犯公民個(gè)人信息罪定罪處罰。

目前,在公安部統一部署下,公安機關(guān)依托“凈網(wǎng)”專(zhuān)項行動(dòng),嚴厲打擊整治謾罵侮辱、侵犯隱私等突出網(wǎng)絡(luò )暴力違法犯罪行為。從2023年5月到2024年5月,全國公安機關(guān)共偵辦網(wǎng)絡(luò )暴力案件3100余起,依法刑事打擊700余人,行政處罰3000余人。繼續鮮明亮出嚴懲網(wǎng)暴的態(tài)度,彰顯以法為器的決心。

為了保護個(gè)人信息,節目中采訪(fǎng)的當事人都使用了化名?!伴_(kāi)盒掛人”行為不僅給受害者帶來(lái)巨大痛苦,也嚴重擾亂了正常的網(wǎng)絡(luò )秩序,無(wú)視道德底線(xiàn),更觸犯法律法規。

互聯(lián)網(wǎng)不是法外之地,整治和鏟除“開(kāi)盒掛人”已經(jīng)刻不容緩。特別是“開(kāi)盒掛人”已經(jīng)形成一條黑色產(chǎn)業(yè)鏈,需要從各個(gè)環(huán)節予以打擊,同時(shí)要強化保護個(gè)人信息的監管手段。網(wǎng)上與網(wǎng)下形成治理閉環(huán),防、懲、治多措并舉,才能營(yíng)造清朗網(wǎng)絡(luò )空間。

(編輯:鳴嫡)


起底“開(kāi)盒掛人” 整治新式網(wǎng)暴

 

免責聲明:

1、本網(wǎng)內容凡注明"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wǎng)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違者本網(wǎng)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wǎng)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xué)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xué)文化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宗教學(xué)研究、教育學(xué)研究、文學(xué)研究、新聞學(xué)與傳播學(xué)研究、考古學(xué)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xué)習,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對其真實(shí)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