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他滿(mǎn)世界找敦煌

  來(lái)源:中國青年報 中國青年網(wǎng)沈杰群2024-06-14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我的學(xué)術(shù)是和旅行捆綁在一起的?!边^(guò)去40年,北京大學(xué)博雅講席教授、敦煌學(xué)家榮新江一直在“滿(mǎn)世界尋找敦煌”。1984年9月,正在北京大學(xué)歷史系讀碩士研究生的榮新江,作

“我的學(xué)術(shù)是和旅行捆綁在一起的?!边^(guò)去40年,北京大學(xué)博雅講席教授、敦煌學(xué)家榮新江一直在“滿(mǎn)世界尋找敦煌”。

1984年9月,正在北京大學(xué)歷史系讀碩士研究生的榮新江,作為交換生前往荷蘭萊頓大學(xué)漢學(xué)院學(xué)習,自此開(kāi)啟了他尋訪(fǎng)敦煌文獻的歷程。1985年,這位歷史系學(xué)子用了兩個(gè)月時(shí)間,從倫敦到巴黎,從漢堡到東西柏林,從哥本哈根到斯德哥爾摩,走訪(fǎng)歐洲所藏。

“尋找敦煌”的步伐一旦邁出去,就再也沒(méi)有停下。地圖擴大,時(shí)間拉長(cháng),一尋就是40年。

最近,榮新江新作《滿(mǎn)世界尋找敦煌》在中華書(shū)局出版,記述了他從1984年起到世界各地尋訪(fǎng)稀見(jiàn)敦煌文獻的親身經(jīng)歷。一位青年學(xué)者一步一個(gè)腳印的成長(cháng)足跡,連綴在一起,構成了國際敦煌學(xué)學(xué)術(shù)史研究的珍貴力量。

日前,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wǎng)記者采訪(fǎng)時(shí),榮新江說(shuō),司馬遷既讀萬(wàn)卷書(shū)又行萬(wàn)里路,學(xué)者固然要在書(shū)齋里待長(cháng)時(shí)間,多讀書(shū),“但是做敦煌學(xué)就必須走出去”。

“只要有機會(huì )都應該去尋找”

1900年敦煌藏經(jīng)洞被發(fā)現后不久,數萬(wàn)件敦煌文物文獻被英、法、俄、日等國一些“考察”“探險”者騙取、掠奪,流散海外,約5萬(wàn)件分藏于10多個(gè)國家的四五十個(gè)機構及一些私人藏家手中。國寶流散海外,國人痛心疾首,乃至此后的數十年間出現了“敦煌在中國,敦煌學(xué)在國外”的不利局面。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對敦煌文化的保護、整理、研究、傳播工作上升到國家層面。中國的敦煌學(xué)研究者也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一步一個(gè)腳印地改變著(zhù)敦煌學(xué)的學(xué)科建設和研究狀況?!稘M(mǎn)世界尋找敦煌》正是中國敦煌學(xué)者過(guò)去40余年奮勇直追、開(kāi)拓進(jìn)取的一個(gè)縮影。

回憶起早年間尋訪(fǎng)敦煌的開(kāi)端,榮新江想起了那本如今已不在身邊的“蓋滿(mǎn)印”的護照——“如果這個(gè)護照還在,那一定是敦煌學(xué)史的重要檔案”。他感慨,去海外尋訪(fǎng)敦煌,重點(diǎn)在于精神,大家都可以做到,“你要是沒(méi)去,就說(shuō)明沒(méi)有那種精神”。

《滿(mǎn)世界尋找敦煌》一書(shū)源自榮新江在中國絲綢博物館的系列講座和北京大學(xué)歷史學(xué)系課堂上的課程。

“1985年我第一次在歐洲跑,構成前4講:英國、法國、德國和北歐。1990年到1991年,我先在日本各地把能夠進(jìn)得去的收藏地都看了一遍,然后飛到英國,又去了列寧格勒(現為圣彼得堡)、巴黎。以后出國的機會(huì )更多了,我把這些集中在一個(gè)點(diǎn)上鋪陳開(kāi)來(lái),日本地方較多,用了兩講;英國和蘇聯(lián)及后來(lái)的俄羅斯各一講,幾次短暫的巴黎之行就并入英國一講;1996年在德國柏林講學(xué)三個(gè)月,把柏林的吐魯番文書(shū)整個(gè)翻了一遍,構成一講;然后是美國的各個(gè)小收集品。中國除了北京圖書(shū)館(今國家圖書(shū)館)外,比較零散,所以用兩講分別重點(diǎn)講我所見(jiàn)之敦煌和吐魯番文獻的情況。大概是把時(shí)間順序和地域分區,安排到12次講座當中?!?

無(wú)論國內外,榮新江總是抓住一切機會(huì )去尋尋覓覓,勤勤懇懇地瀏覽敦煌、吐魯番、庫車(chē)、于闐各地新出文書(shū);去博物館、圖書(shū)館等收藏地的庫房或閱覽室,搜尋有學(xué)術(shù)研究?jì)r(jià)值的寶藏。

“我們?yōu)槭裁聪矚g看探險的書(shū)?因為書(shū)中探險的那些地方是我們無(wú)法到達的地方,但我們可以通過(guò)他們的書(shū)來(lái)體驗?!睒s新江說(shuō),那些書(shū)中所得,激勵著(zhù)自己去全世界尋訪(fǎng)。他也希望自己的經(jīng)歷能鼓舞未來(lái)學(xué)者去尋訪(fǎng)所有流散在世界的文獻、文物,“只要有機會(huì )都應該去尋找”。

“前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的旅行故事”

“我們那時(shí)候是有一種責任感的?!睒s新江說(shuō),他從國外背回來(lái)的書(shū)和資料,不僅用于自己研究,還供北京當時(shí)所有研究敦煌學(xué)的學(xué)者使用。

“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之前有非常多故事?!彼f(shuō)。例如在英國尋訪(fǎng)文獻時(shí),榮新江每天早出晚歸?!罢麄€(gè)白天在英國圖書(shū)館抄敦煌文書(shū),圖書(shū)館5點(diǎn)關(guān)門(mén)之后我去旅游,晚飯也趕不回去。不過(guò)我在這里認識了很多好朋友,收獲很大。晚上,幾個(gè)人睡在一個(gè)大通鋪上,都是不同地方來(lái)的留學(xué)生、進(jìn)修老師,大家在一起聊天?!?

榮新江提到,英國有關(guān)敦煌的收藏最為豐富,不論數量還是質(zhì)量,“在我們搞敦煌的人眼里,第一目標肯定要去英國”。他在英國尋訪(fǎng)的一天會(huì )這樣度過(guò):“早晨坐地鐵,到Russell Square(羅素廣場(chǎng))站,買(mǎi)一個(gè)面包、一杯咖啡,趕緊吃喝了之后,就奔英國圖書(shū)館的東方部,9:30一定坐在位置上,吳芳思她們就幫我把卷子遞出來(lái),我看完一批馬上換一批?!?

而在德國,榮新江寫(xiě)道,德國國家圖書(shū)館東方部的善本部閱覽區,只有4-8個(gè)座位,如果不占座這一天就白去了,中午出去吃飯回來(lái)也會(huì )失去座位。閱覽室桌上堆著(zhù)原卷,不能吃東西。因此,榮新江選擇“早晨吃得飽飽的,一直撐到下午,餓得拿不動(dòng)筆才出來(lái)吃飯”。

榮新江說(shuō),“前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的旅行故事”可能今天的年輕人看著(zhù)很可笑?!敖裉炷弥?zhù)手機上的地圖,可以到處跑,丟不了自己,那時(shí)候沒(méi)有手機,沒(méi)有E-mail,完全憑著(zhù)勇氣拿著(zhù)紙質(zhì)地圖行走。今天回想起來(lái)有很多很好玩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榮新江在滿(mǎn)世界尋找敦煌的過(guò)程中,“伸出很多觸角”。他的尋訪(fǎng),就如偵探一般撥開(kāi)迷霧,一步步靠近真相。

例如在去柏林前,榮新江在當時(shí)還在文津街的北京圖書(shū)館,發(fā)現王重民先生拍的柏林吐魯番文書(shū)的照片。榮新江托人把照片拿出來(lái),到照相館沖洗了一份,然后帶著(zhù)照片去柏林翻檢文獻,陸續找到照片上的一件件原文書(shū),確定了哪些存在,哪些已經(jīng)佚失。

中華書(shū)局前執行董事、山東大學(xué)文學(xué)院特聘教授徐俊認為,《滿(mǎn)世界尋找敦煌》首先是一部個(gè)人學(xué)術(shù)史,但因為作者宏闊的學(xué)術(shù)視野和執著(zhù)的學(xué)術(shù)追求,賦予本書(shū)多方面的特質(zhì):這本書(shū)既是19世紀以來(lái)西域探險史的極簡(jiǎn)讀本,也是一本敦煌及西域文物文獻發(fā)現及傳藏史的詳解;同時(shí),還是一本以西域出土文物文獻為主線(xiàn)的史學(xué)研究指南。在書(shū)中,作者詳細推演了文物文獻的流傳和研究過(guò)程,形成了19世紀世界范圍內對中亞西域地區考古探險的完整歷史。

徐俊說(shuō),對普通讀者而言,既能從《滿(mǎn)世界尋找敦煌》感受到歷代敦煌學(xué)學(xué)者的使命追求和勵志精神,又能在蓬勃生長(cháng)的知識鏈中獲得啟發(fā)。

“奪回敦煌研究的中心”

徐俊說(shuō),從莫高窟石室洞開(kāi)的那一刻起,就決定了敦煌學(xué)不是書(shū)齋的學(xué)問(wèn)?!按撕?20余年,幾代中國學(xué)人追尋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敦煌寶藏——敦煌在中國,敦煌學(xué)在世界,這不只是一個(gè)學(xué)科的興衰浮沉,正是百年國運蹉跎跌宕的明證?!?

北京大學(xué)中國古代史研究中心副主任史睿是榮新江的學(xué)生。在分享心得時(shí),史睿說(shuō):“第一代的敦煌學(xué)者是挖寶式的,有機會(huì )遇到了一件文物,他們說(shuō)這個(gè)好就要研究這個(gè);第二代學(xué)者比較系統地做調查,做自己關(guān)心話(huà)題的系統分類(lèi)整理,尤其是典籍的分類(lèi)整理。榮老師這一代的學(xué)者不滿(mǎn)足于這樣的認知?!?

史睿認為,敦煌文獻的特殊性在于提供了地方社會(huì )最原始的檔案,榮新江不滿(mǎn)足于只是進(jìn)行分類(lèi)研究,而是想要全面掌握關(guān)于這個(gè)時(shí)代的包括政治、民族,尤其是社會(huì )史方面的所有資料,因此需要走向世界。與此同時(shí),在敦煌學(xué)研究之外,這本書(shū)也展現了中國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一代人的海外生活史與“探險史”。

榮新江看到,在一代代學(xué)者的努力下,中國重新奪回了“敦煌學(xué)研究中心”的地位。但作為一門(mén)“國際主義”的學(xué)科,敦煌學(xué)需要將國內的研究成果弘揚到海外,與國際學(xué)者交流與競爭。

榮新江認為,古籍數字化是文獻學(xué)的發(fā)展方向,目前關(guān)于敦煌文獻的信息化檢索系統也正在加緊建設中。他指出,此前國外所做的敦煌古籍數字化項目,只放了圖,沒(méi)有文,而合格的數字化,應當能檢索到文,“這些文都在中國學(xué)者的著(zhù)作中,所以中國最有希望真正實(shí)現敦煌文獻數字化”。

“這應該放在中國?!睒s新江又強調了一句,“我們一定可以做得到?!?

(編輯:映雪)


四十年,他滿(mǎn)世界找敦煌
 

免責聲明:

1、本網(wǎng)內容凡注明"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wǎng)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違者本網(wǎng)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wǎng)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xué)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xué)文化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宗教學(xué)研究、教育學(xué)研究、文學(xué)研究、新聞學(xué)與傳播學(xué)研究、考古學(xué)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xué)習,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對其真實(shí)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