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手藝人”到“守藝人” 非遺傳承如何不“斷更”?

  來(lái)源:央視新聞客戶(hù)端朱江 張叢婧 胡祎瑋 聶啟星 宋文瑾2024-06-11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端午佳節話(huà)非遺,今天我們聚焦“非遺傳承如何不斷更”。所謂“斷更”,簡(jiǎn)單來(lái)說(shuō),是連載的作品中,作者或創(chuàng )作者停止了更新,放在非遺這個(gè)語(yǔ)境里,有點(diǎn)像缺乏新人進(jìn)入,缺乏

端午佳節話(huà)非遺,今天我們聚焦“非遺傳承如何不斷更”。所謂“斷更”,簡(jiǎn)單來(lái)說(shuō),是連載的作品中,作者或創(chuàng )作者停止了更新,放在非遺這個(gè)語(yǔ)境里,有點(diǎn)像缺乏新人進(jìn)入,缺乏新內容輸出。在很多人的記憶里,夏天總少不了手工編織的蒲扇和涼席,冬天能看到打鐵花,大街上還有吹糖人、捏面人,這樣的手藝活兒,曾經(jīng)隨處可見(jiàn),然而現在,或許只能在景點(diǎn)或者展會(huì )上見(jiàn)到。

某社交媒體平臺近日發(fā)布的《2024非遺數據報告》顯示,過(guò)去一年,國家級瀕危非遺相關(guān)視頻數量同比增長(cháng)33%,創(chuàng )作者們以特效視頻、探訪(fǎng)復刻等多種形式展示非遺,瀕危、小眾非遺因此被更多人看到。

文化和旅游部數據顯示,目前在1557個(gè)國家級非遺代表性項目中,有超過(guò)99%的項目都擁有了持續在運營(yíng)的新媒體賬號和內容。保護和傳承非遺,不僅是在線(xiàn)上,同時(shí)線(xiàn)下也在發(fā)力。

百年針線(xiàn)傳情 傳承之路坎坷

在上海,端午時(shí)節有種特殊的香包,不僅承載著(zhù)祈福納吉的寓意,更承載著(zhù)非遺顧繡技藝。作為我國唯一以家族冠名的繡藝流派,曾一度面臨困境。從百年歷史中走出的顧繡,如今是否光彩依舊?

走進(jìn)上海松江顧繡研究所,顧繡傳承人錢(qián)月芳,正在和繡娘們一起趕制端午香包。一針針、一線(xiàn)線(xiàn),彩線(xiàn)輕盈穿梭,繡娘們將非遺技法融到香包的繡制之中。

“望之似書(shū)畫(huà),近察乃知為女紅”,這句話(huà)是對顧繡最貼切的形容。起源于明朝的顧繡,又稱(chēng)“畫(huà)繡”,以針代筆,以線(xiàn)為墨,只有近距離,才能窺見(jiàn)絲線(xiàn)間的紋理與光澤。

錢(qián)月芳是第六批傳承人,從事顧繡五十多年。從業(yè)者需要具備書(shū)畫(huà)修養和美術(shù)功底,單單基本功,新人就要練三年。而完成一幅好的顧繡作品,少則一年半載,多則數年。如今,越來(lái)越少有人能靜下心來(lái)做這份“孤單的事業(yè)”。

曾經(jīng),當地一度也想嘗試進(jìn)行生產(chǎn)性保護,然而,這對于顧繡來(lái)說(shuō),并不現實(shí)。

顧繡傳承人 錢(qián)月芳:機器是不能代替人工的,因為機器是呆板的東西,顧繡是一個(gè)人對畫(huà)的理解,是對這里面針?lè )ǖ淖兓瓦\用,是靈活掌握。每一個(gè)作品做下來(lái),其實(shí)是賦予著(zhù)我們的一種感情,全部表達在這一幅畫(huà)上面。

上海市松江區人文松江活動(dòng)中心主任 彭燁峰:它的工藝比較復雜。最基本的技法也好、題材也好,包括對于這些修養的要求也好,我覺(jué)得這個(gè)是不能變的,如果一旦降低了要求,那可能就失去了顧繡最核心的一種內涵、一種價(jià)值。

在保護中成長(cháng) 古藝“自我造血”

既然如此,像顧繡這樣一項有門(mén)檻、技藝難、回報慢的非遺,保護和傳承的意義何在?又該怎么繼續下去呢?

上海市松江區人文松江活動(dòng)中心主任 彭燁峰:顧繡是松江的一張文化名片,更多的繡的是跟松江畫(huà)派、跟云間書(shū)派相關(guān)的一些題材。通過(guò)技藝保護,更多的是保護一種文化、傳承一種文化。

過(guò)去,顧繡作品往往被送進(jìn)博物館、藝術(shù)館,成為“束之高閣”的藏品。然而,只能依靠這樣的保護才能延續嗎?現在,繡娘們正在探索著(zhù)給出自己的答案。

顧繡傳承人 錢(qián)月芳:保持傳統針?lè )?,我們現在做耳環(huán)、胸針,還有項鏈,就把顧繡的元素、技法,濃縮了一點(diǎn)點(diǎn)放在上面,現在還是受到很多人歡迎。

文創(chuàng )產(chǎn)品是一種讓顧繡“飛入尋常百姓家”的好辦法。不僅自己“造血”,如何做好顧繡的保護和傳承,當地也一直在探索。

在這間顧繡研究所里,繡娘們不用擔心收入等問(wèn)題,可以心無(wú)旁騖地研習技藝,安心創(chuàng )作?!?5后”繡娘小金,已經(jīng)在這學(xué)習顧繡六年了,成為“新生代”繡娘中的佼佼者。如今,像她一樣的一批90后、00后,正為顧繡注入“青春力量”。

此外,當地還推動(dòng)顧繡走進(jìn)校園,不斷吸收“新鮮血液”。這所學(xué)校,從2009年起設立顧繡班,每期招收20多名學(xué)生,學(xué)習后就能夠掌握顧繡的基本技法。

從專(zhuān)業(yè)工作室,到校園實(shí)踐課,再到與文創(chuàng )等的融合,在時(shí)代的浪潮中,顧繡始終面臨考驗,也始終在尋找更好的傳承路徑,也有了新的生長(cháng)點(diǎn)。未來(lái),如何更好地平衡傳統與現代的關(guān)系,如何在保持傳統技藝精髓的基礎上進(jìn)行現代化表達,都是顧繡的傳承人和守護者們,需要深入思考和探索的問(wèn)題。

從“手藝人”到“守藝人”

非遺保護,不是將其束之高閣,而是要讓它真正走進(jìn)百姓的日常生活,成為不斷融入人民智慧和時(shí)代創(chuàng )造力的生動(dòng)實(shí)踐。我們都知道,非遺是以傳承人為重要核心的活態(tài)傳承。然而,公開(kāi)數據顯示,2018年新增第五批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中,一半以上在當年已超過(guò)60歲;前四批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中,去世人數2016年已達到12.6%。

“人走技失”,是非遺傳承面臨的一大難題,國家級非遺——皮影戲,也不例外。經(jīng)歷過(guò)輝煌興盛,也曾游走在失傳的邊緣。

端午期間,在濟南同生里社區,一方幕布,一束燈光,在匠人靈活多變的腔調中,一場(chǎng)熱火朝天的“龍舟賽”正在舞臺上上演,臺下觀(guān)眾看得津津有味。

正在表演的是濟南皮影戲第五代傳承人李娟,高祖父李克鰲是濟南皮影的創(chuàng )始人,自己從小就跟著(zhù)爺爺學(xué)皮影。

皮影是一門(mén)非常綜合的藝術(shù),要想成為一名合格的皮影藝人,從寫(xiě)劇本,到制作皮影,再到上臺表演,每一步都得拿得起來(lái)。從小每天都要練習畫(huà)畫(huà)和剪紙,說(shuō)評書(shū)、快書(shū)和相聲,對她來(lái)說(shuō),也是家常便飯。

就這樣,一代代人靠著(zhù)手把手地傳承,逐漸演繹形成了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皮影戲。在過(guò)去,濟南皮影幾乎場(chǎng)場(chǎng)爆滿(mǎn),每天都在輪番上演新劇目。然而,面對日漸沒(méi)落的皮影行業(yè),李娟告訴記者,她也曾經(jīng)有過(guò)不入這個(gè)行當、找份普通工作的念頭。隨著(zhù)濟南皮影戲被評為國家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爺爺被評為國家級的代表性傳承人,演出一下子又多了起來(lái)。國家的保護,可以說(shuō)給大家吃了顆“定心丸”。

一束燈影傳百載 一方戲臺換新顏

隨著(zhù)一項項保護政策落地,濟南皮影終于不用再愁后繼無(wú)人,但傳承推廣之路,還是舉步維艱。燈影留傳的背后,是一代代人難以割舍的初心與熱愛(ài)。

濟南市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保護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兼秘書(shū)長(cháng) 張繼平:作為我國勞動(dòng)人民在長(cháng)期歷史發(fā)展過(guò)程中創(chuàng )造的文化,皮影藝術(shù)有著(zhù)無(wú)法替代的文化價(jià)值和無(wú)可比擬的現實(shí)意義,絕不能被遺忘,需要我們去進(jìn)行傳承與推廣。

要想讓皮影真正得到傳承與發(fā)展,首先就要讓更多人接觸到皮影,有舞臺、有演出,這是基礎。

濟南皮影戲傳承人 李娟:政府給了我們很多展示的平臺,他們會(huì )推薦我們到全國各地去表演皮影戲,有很多交流。

除了政府的扶持,皮影要想真正生存和發(fā)展起來(lái),還得學(xué)會(huì )“造血”。

皮影+文創(chuàng )、皮影+研學(xué)、皮影+教育、皮影+科技……眼下,濟南皮影正不斷通過(guò)跨界合作,尋找更多的生存空間。

知名度和收益提升后,收徒也不再是難題。十年間,李娟在濟南市文化館的幫助下,已經(jīng)招募了三批學(xué)員,還組建了一支以“90后”為主的“皮影女團”。

眼下,還有越來(lái)越多的社區平臺,也向濟南皮影伸出了橄欖枝。在濟南百花洲歷史文化街區,就專(zhuān)門(mén)搭建了工作室和演出場(chǎng)地。

濟南古城保護和發(fā)展中心副主任 陳學(xué)東:設立了百花洲傳統藝術(shù)工作站,把包括皮影在內的非遺項目聚集在這里,方便它們互相交流互相促進(jìn),這樣形成抱團發(fā)展效應?,F在其實(shí)就是政府搭臺,傳承人唱戲。

如果說(shuō)非遺的魅力來(lái)自悠久的歷史,那么非遺的生命力就在于傳承和創(chuàng )新。怎么能讓非遺更好地融入我們的現代生活,也期待著(zhù)未來(lái)能開(kāi)啟新思考、探索出新模式,讓非遺持續綻放出更加絢麗的光彩。

(編輯:月兒)

從“手藝人”到“守藝人” 非遺傳承如何不“斷更”?
 

免責聲明:

1、本網(wǎng)內容凡注明"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wǎng)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違者本網(wǎng)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wǎng)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xué)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xué)文化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宗教學(xué)研究、教育學(xué)研究、文學(xué)研究、新聞學(xué)與傳播學(xué)研究、考古學(xué)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xué)習,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對其真實(shí)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