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班橫店短劇劇組,充值過(guò)億的夢(mèng)想與成本水漲船高的現實(shí)

  來(lái)源:第一財經(jīng) 中國青年網(wǎng)2024-06-06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短劇一邊挨罵,一邊持續生長(cháng)。它的起飛刺激了影視產(chǎn)業(yè),成為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和電商平臺的流量新入口。

豎屏時(shí)代,短劇的“以小博大”也在向“高不可攀”進(jìn)階,制作成本水漲船高的同時(shí),6月1日起實(shí)施的微短劇管理新規,也啟動(dòng)“分類(lèi)分層審核”。近期,第一財經(jīng)記者實(shí)地探訪(fǎng)劇組扎堆的橫店,對話(huà)逐夢(mèng)的影視人,探析短劇向何處去。

在橫店這座影視名城的任意街角,你都可能偶遇一支正在拍攝中的短劇劇組。

晚上7點(diǎn),橫店蘭花新苑內一棟三層別墅燈火通明。房子裝修豪華氣派,十幾只肥碩的錦鯉在庭院池塘里游動(dòng)。這里是不少短劇“霸總”的家,每一個(gè)房間都散發(fā)著(zhù)金錢(qián)的氣息。

第一財經(jīng)記者在這里見(jiàn)到了豎屏短劇《睡不著(zhù)等你來(lái)哄》劇組的四五十位工作人員?!?點(diǎn)啦,快一點(diǎn)點(diǎn)啦!”執行導演催促著(zhù)各個(gè)環(huán)節加速。從通告單看,這一天的戲份還剩不少,拍到凌晨幾乎是必然。

此時(shí)客廳正在拍攝一場(chǎng)男女主角情感升溫的重場(chǎng)戲。這個(gè)故事的核心是女扮男裝,有點(diǎn)類(lèi)似十多年前的韓劇《咖啡王子一號店》的設定。這場(chǎng)戲中,酒醉后的男主會(huì )不小心撩掉女主的假發(fā),微醺中第一次看到她長(cháng)發(fā)飄飄的模樣。

為了將這個(gè)關(guān)鍵場(chǎng)景拍得足夠唯美,造型師不斷調整假發(fā)的狀態(tài)。女演員李紫一不停地摘下假發(fā)、再重新戴上,反復數次,直到拍出足夠絲滑的畫(huà)面。監視器前的導演阿坡用對講機指導男演員段美洋表現酒醉后的迷離狀態(tài):“眼神不要太清澈?!?

豎屏短劇也被稱(chēng)為小程序短劇,豎著(zhù)拍,豎著(zhù)看,拍攝周期通常在7天左右。但它的工作強度則比人們想象中更辛苦:三四個(gè)小時(shí)的睡眠支撐一整天的工作,早晨開(kāi)工,次日凌晨甚至天亮收工,如此七天。這些從業(yè)者隨身攜帶速效救心丸和保健品,橫店咖啡店兜售的一桶750毫升的美式咖啡,是他們的“續命藥”。

不過(guò),比起拍戲的辛苦,停工空轉是更可怕的事。在橫店,第一財經(jīng)與短劇制片人、導演、演員、選角、場(chǎng)記等從業(yè)者聊了聊他們這些年來(lái)的經(jīng)歷與思考。大多數人并不掌握影視行業(yè)的頭部資源,其中一些遭遇過(guò)網(wǎng)絡(luò )大電影(下稱(chēng)“網(wǎng)大”)潮起潮落、影視寒冬無(wú)戲可拍、疫情階段間歇性停工、耗盡心力拍片延遲上線(xiàn)回款艱難等各種波折。

盡管他們背景各有不同,但至少達成一種共識,短劇的起飛解救了一度低迷的影視業(yè)和身處其中的許多人。

據中國網(wǎng)絡(luò )視聽(tīng)節目服務(wù)協(xié)會(huì )消息,6月1日,微短劇管理新規定正式實(shí)施生效,未經(jīng)審核且備案的微短劇不得上網(wǎng)傳播。從流量到質(zhì)量,從野蠻生長(cháng)到有序經(jīng)營(yíng),短劇未來(lái)將走向何方,從業(yè)者亦抱有不同看法。

豎屏短劇爆發(fā)

艾媒咨詢(xún)《2023-2024年中國微短劇市場(chǎng)研究報告》顯示,中國網(wǎng)絡(luò )微短劇市場(chǎng)規模為373.9億元,同比增長(cháng)267.65%。

2023年也是豎屏短劇爆發(fā)之年。短劇之火從去年延燒至今,制作團隊從最早的婚慶、信息流廣告、短視頻團隊,到今天不少傳統影視團隊介入,制作也從草莽步入正軌?!白钤缛鍌€(gè)人就能拍,哪有現在這樣?,F在就是正規劇組的概念,只是規模小一點(diǎn),該有的部門(mén)全都有,而且都是專(zhuān)業(yè)的?!卑⑵抡f(shuō)。

在片場(chǎng),大家都叫阿坡“坡導”,他在片場(chǎng)很?chē)栏?,摳細節,每一條都要拍到滿(mǎn)意為止。在拍短劇之前,阿坡是一名網(wǎng)大導演,2009年大學(xué)畢業(yè)后北漂,干過(guò)一段時(shí)間舞臺劇,十年前涉足網(wǎng)大領(lǐng)域,算是最早介入互聯(lián)網(wǎng)影視內容的一撥人。

過(guò)去數年,阿坡參與打造過(guò)不少爆款網(wǎng)大項目,在淘夢(mèng)、芒果娛樂(lè )做過(guò)導演和制片人,經(jīng)歷了網(wǎng)絡(luò )電影從無(wú)到有、興起到?jīng)]落的過(guò)程?!?016年到2018年火過(guò)一段時(shí)間,到2019年達到頂峰,接著(zhù)開(kāi)始走下坡路?!?

在阿坡看來(lái),網(wǎng)大當年的火爆是因為它填補了院線(xiàn)片無(wú)法觸碰的內容,而它的沒(méi)落與監管收緊有部分關(guān)聯(lián),“神鬼片、僵尸片沒(méi)了。那些所謂獵奇的東西看不到了”。另一方面,隨著(zhù)消費者觀(guān)影習慣從電腦端向移動(dòng)端遷移,一兩年的時(shí)間,網(wǎng)絡(luò )電影的受眾迅速轉向了短視頻。

2022年9月開(kāi)始,阿坡順勢轉向豎屏短劇,迄今參與過(guò)20多部短劇制作。不過(guò),截至目前,他還沒(méi)有接到過(guò)橫屏短劇的邀約。

短劇分為豎屏和橫屏,兩者從內容、制作成本到盈利模式均有較大差異。豎屏短劇即小程序劇,通常一集2分鐘左右,總共60到100集,10至20集以?xún)让赓M,之后需付費觀(guān)看,以跌宕的故事情節、強烈的情感沖擊為標志,制造多個(gè)懸念點(diǎn)和情節反轉吸引用戶(hù)充值。小程序劇平臺方通過(guò)投流等方式進(jìn)行推廣,爆款劇有《無(wú)雙》《我在八零年代當后媽》等。

橫屏短劇通常一集在15分鐘,總共24集左右,制作比較精良,講究視聽(tīng)語(yǔ)言的美感,與長(cháng)視頻的盈利模式較相似,即與平臺根據協(xié)議分賬,代表作有《招惹》《虛顏》等。

在大多數圈內人眼中,橫屏劇是比豎屏劇更高級的形式,影響力更廣泛,拍豎屏短劇,更像是一種謀生手段或是過(guò)渡的跳板,通過(guò)作品累積,在業(yè)內樹(shù)立聲名,再向上攀爬?!端恢?zhù)等你來(lái)哄》的演員統籌菲飛也這樣想。菲飛的公司是該劇的承制方,她也是片場(chǎng)最忙碌的人之一,除了負責演員事宜,還要應付發(fā)電機罷工、攝像機被盜等大大小小的突發(fā)事件,她時(shí)常拿出清涼油,讓自己保持清醒。

“短劇屬于解決生存問(wèn)題”

“拍豎屏劇,主要還是為了掙錢(qián)?!狈骑w很坦誠。所有的短劇劇組開(kāi)機那天都會(huì )喊一個(gè)口號:“開(kāi)機大吉,充值過(guò)億?!敝圃毂钍敲恳恢Ф虅〗M的夢(mèng)想,信玄學(xué)也是許多從業(yè)者的習慣。

2018年下半年,有多年選角經(jīng)驗的菲飛與朋友合伙創(chuàng )業(yè),結果趕上了影視寒冬?!澳菚r(shí)候很苦,資本都往外逃了,我們沒(méi)有金主撐腰,也沒(méi)有核心資源,能熬過(guò)來(lái)真是很不容易?!?

2021年初,菲飛投入短劇賽道,那還是橫屏短劇的1.0時(shí)代:1到3分鐘一集,總共30集,7天拍完,平臺根據點(diǎn)擊率與片方分賬。她們參與的第一部橫屏短劇的成本為45萬(wàn)元,幾個(gè)朋友互相湊錢(qián)拍攝第一部短劇在優(yōu)酷拿到了S級的內部評級,播出效果很不錯。不過(guò),接下來(lái)拍的兩部短劇,卻讓公司一度負債累累。

這兩部短劇的后期公司從協(xié)定80天交片拖到8個(gè)月,直到2023年9月才得以上線(xiàn)?!捌脚_對我們的評級不高,市場(chǎng)變化很快,和我們同期播出的劇品質(zhì)也提高了。其實(shí)就和許多庫存很久的長(cháng)劇一樣,拖越久,播出效果越不行?!?

“這兩個(gè)項目血虧?!狈骑w苦笑。她們考量下來(lái)覺(jué)得,還是得繼續做項目,把虧損的錢(qián)慢慢找補回來(lái),“以小博大”的豎屏短劇,成了眼下最合適的選擇。幸運的是,今年她們參與的第一部豎屏短劇《真千金又美又颯》熱力值一度沖上了平臺日榜第二,作為小爆款團隊,豎屏短劇平臺和資方向她們主動(dòng)靠攏。

“即便一開(kāi)始成績(jì)不是那么漂亮,你一直在這個(gè)領(lǐng)域里做事,別人都能看得到?!睂ξ磥?lái),菲飛有自己的憧憬,“還是希望能慢慢往上爬,也許后面可以做橫屏中劇、分賬長(cháng)劇,有機會(huì ),更想去嘗試院線(xiàn)電影。對我們來(lái)說(shuō),短劇屬于解決生存問(wèn)題,如果有好機會(huì ),還是希望做出更有影響力的作品”。

拍攝現場(chǎng),菲飛已經(jīng)開(kāi)始為下一個(gè)項目《唐朝來(lái)的貴女》碼盤(pán),這將是一部每集片長(cháng)15分鐘、24集的橫屏短劇,預計6月上旬在西安、橫店開(kāi)拍。不過(guò),她苦于男主角的人選遲遲未能定奪,因為好一點(diǎn)的男演員“太搶手”,拍過(guò)爆款劇的要不就是報價(jià)太高,要不就是檔期太滿(mǎn)。 除了演員身價(jià),短劇的制作成本也水漲船高,從最早的十幾萬(wàn)如今漲到百萬(wàn)。曾經(jīng)的“以小博大”正在向“高不可攀”進(jìn)階。在片場(chǎng),很多短劇從業(yè)者都在感嘆:“太卷了?!?

闖入者

前不久,王晶入局拍的短劇《億萬(wàn)傻王子》播出遇冷。周星馳出品、易小星擔任策劃的《金豬玉葉》6月2日上線(xiàn)抖音,四小時(shí)播放量破500萬(wàn),有評論認為,質(zhì)感不錯,但“不太好笑”。名導的技術(shù)和經(jīng)驗,也許未必能與短劇這一新興內容產(chǎn)品屬性相互契合,而闖入者,或許能帶來(lái)一些新的變革。

在橫店的喜鵲酒吧,第一財經(jīng)記者見(jiàn)到了另一支豎屏短劇《奈何沈總他太撩》劇組。包廂內,導演小花酒正在和男女主角對劇本。去年年底,小花酒從一家互聯(lián)網(wǎng)大廠(chǎng)離職創(chuàng )業(yè),這是她拍的第二部豎屏短劇。

“拍長(cháng)劇,也許意味著(zhù)你在行業(yè)里更受人尊敬,我作為外行,沒(méi)有傳統影視人從長(cháng)劇到短劇的羞恥感?!毙』ň普f(shuō),“事實(shí)上,短劇給了大量影視人機會(huì )。他們不一定差,只是在僧多粥少的傳統影視領(lǐng)域沒(méi)有分到一杯羹而已?!?

在進(jìn)入短劇賽道之前,小花酒在互聯(lián)網(wǎng)運營(yíng)崗工作多年,業(yè)余在一家廣播劇社團擔任主理人。創(chuàng )業(yè)之前,她考察了廣播劇、有聲書(shū)和短劇三個(gè)賽道,最終選擇了短劇?!岸虅?yōu)勢非常明顯,用戶(hù)體量更大,制作比廣播劇節奏快,廣播劇做完一季大概需要半年,而短劇前后加起來(lái)僅需兩個(gè)月?!?

小花酒認為,廣播劇與短劇制作的時(shí)差在于劇本,這是受眾差異決定的。廣播劇受眾是14至30歲的年輕人,他們對內容的精度要求非常高,而消費短劇更像是消費情緒產(chǎn)品,內容精度相對較低,“但這不意味著(zhù)誰(shuí)就是粗糧,誰(shuí)就是細糠”。

采訪(fǎng)過(guò)程中,不止一位受訪(fǎng)者提到一個(gè)觀(guān)點(diǎn):短劇本質(zhì)是網(wǎng)文的視頻化?!赌魏紊蚩偹谩繁硌葜笇е苜梅治稣J為,短劇的源頭是小說(shuō)網(wǎng)站投放的視頻廣告素材,比如曾經(jīng)紅極一時(shí)的“歪嘴戰神”,把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精華部分拍成15秒的視頻,留足懸念點(diǎn),將用戶(hù)引流到小說(shuō)網(wǎng)站。在他看來(lái),短劇和網(wǎng)文的商業(yè)模式有很多相似之處?!敖ㄆ脚_,上傳作品,連載多少集以后開(kāi)始付費,只是以前大家看文字,現在直接看視頻?!?

與長(cháng)視頻平臺制作的IP改編影視劇大多來(lái)自晉江、起點(diǎn)不同,短劇改編的網(wǎng)文多來(lái)自于番茄、七貓等小說(shuō)平臺。小花酒說(shuō),晉江頭部網(wǎng)文版權貴,文學(xué)水平較高,番茄的版權費比晉江便宜得多,文筆一般,但將它們改編成短劇的時(shí)候,消費者通常并不會(huì )特別在意臺詞的文學(xué)性。

小花酒看了近100部短劇,令她意外的是,短劇相比長(cháng)劇有更多樣化的題材。在她看來(lái),這一方面與短劇目前監管較少有關(guān),另一方面是因為它取自大量底層的、更新鮮的網(wǎng)文。通常而言,將一個(gè)頭部網(wǎng)文IP改編成中長(cháng)劇需要較高的成本、較長(cháng)的開(kāi)發(fā)周期,因此市面上能夠看到的IP改編影視劇,有時(shí)是5年前甚至10年前的網(wǎng)文頂流。從文字到影像,存在不短的時(shí)差。

“其實(shí)大量的網(wǎng)文是沒(méi)有被拍出來(lái)的,能看到的只有那些頂流被改編成劇集,頂流是更安全的選擇。而短劇用小成本,將大量多樣化的網(wǎng)文給拍了出來(lái)?!毙』ň普J為,這是短劇的優(yōu)勢,作為一個(gè)常年消費網(wǎng)絡(luò )文學(xué)的讀者,在她看來(lái),網(wǎng)文中許多新奇的創(chuàng )意和劇情,傳統影視未能涉及,而短劇彌補了這一空缺?!氨热缰v紙片人(二次元人物)覺(jué)醒之后有了自由獨立的靈魂、紛紛抗爭的《脫韁》,這個(gè)設定是非常新的,而且拍得非常好?!?

短劇有毒嗎

曾經(jīng),拍短劇的和不拍短劇的是兩個(gè)圈子;看短劇的和不看短劇的,是兩種圈層。隨著(zhù)短劇市場(chǎng)規模的擴大,圈子與圈子、圈層與圈層,有了越來(lái)越多重合的跡象。不過(guò),內容產(chǎn)品之間的鄙視鏈仍然存在,短劇的每一次出圈,都會(huì )招致各種批評。

關(guān)于短劇低俗、“有毒”或認為短劇的流行是時(shí)代之悲哀、審美的降級等批評,小花酒覺(jué)得,內容產(chǎn)品其實(shí)談不上誰(shuí)更高貴,不能如此傲慢地對待用戶(hù),只是不同用戶(hù)在消費不同的產(chǎn)品。更年輕的人聽(tīng)廣播劇,是在消費這件產(chǎn)品的每一個(gè)顆粒度,既要聽(tīng)音樂(lè ),又要聽(tīng)音效,也要聽(tīng)聲優(yōu)的聲音質(zhì)感。短劇的用戶(hù),更多是在無(wú)聊的時(shí)候、不開(kāi)心的時(shí)候選擇一個(gè)東西看,在碎片化的時(shí)間里消遣,“短劇著(zhù)眼于消解人們生活當中的疲憊感和不安感”。

騰訊視頻短劇頻道的熱播劇

騰訊視頻短劇頻道的熱播劇

《睡不著(zhù)等你來(lái)哄》和《奈何沈總他太撩》都屬于都市題材女頻短劇。故事的男主角,一個(gè)是顧總,一個(gè)是沈總。在不少人看來(lái),短劇同質(zhì)化嚴重,無(wú)非是“霸道總裁”“復仇逆襲”。

“的確,短劇里都是陸總、厲總,各種‘總’,但是長(cháng)劇就沒(méi)有這種問(wèn)題了嗎?”小花酒說(shuō),這不是存在于短劇的單一現象,而是部分女性用戶(hù)就是在不斷地踏入同一條河流,一而再、再而三地消費霸總文學(xué),“人既有覺(jué)醒的需要,也有情感的需要。的確有很多女性渴望一個(gè)想象當中的愛(ài)人,而這樣的愛(ài)人在現實(shí)當中不存在,女頻短劇承載了這種情感訴求”。

與之相對,男頻劇的邏輯則是:“我強,我超強?!睂?xiě)過(guò)短劇劇本的周倜認為,男頻短劇的特點(diǎn)是,“不要有任何成長(cháng)過(guò)程,上來(lái)就要天下第一,因為各種原因不能讓別人知道他是天下第一,被各種人虐,然后再打臉所有人,這是男頻劇的爽點(diǎn)”。

在菲飛看來(lái),網(wǎng)文或者短劇,講的都是現實(shí)生活中不可能發(fā)生的故事,滿(mǎn)足觀(guān)眾的某種精神需要?!氨热缦矚g看爽劇的人,是因為生活中一直被打壓,渴望一夜翻身,這就是為什么《無(wú)雙》這樣的男頻短劇能爆火。因為太多人渴望體驗這種感覺(jué),看上去很落魄,其實(shí)我是大佬,是富豪?!狈骑w覺(jué)得,在相似類(lèi)型下,仍然能夠通過(guò)人物設定、人物關(guān)系的創(chuàng )新改寫(xiě),在短劇中玩出新的花樣,給觀(guān)眾帶來(lái)耳目一新的感受。

一位演過(guò)電視劇、演過(guò)話(huà)劇、如今也拍短劇的演員向記者如此調侃影視業(yè)內的“鄙視鏈”:“拍電影的看不上拍電視劇的,拍電視劇的看不起拍網(wǎng)劇的,拍網(wǎng)劇的看不起網(wǎng)紅,他們又一起看不上短劇?!?

是風(fēng)口,還是趨勢?

短視頻、長(cháng)視頻、電商、傳統影企,短劇仍在吸引頭部公司入局。不過(guò),曾經(jīng)和短劇一樣站在浪尖上的新興娛樂(lè )產(chǎn)業(yè)如今風(fēng)光不再。短劇也會(huì )只是一陣風(fēng)嗎?

6月1日落地的微短劇新規,要求對微短劇實(shí)行“分類(lèi)分層審核”。按總投資金額,微短劇分為“重點(diǎn)、普通、其他”三類(lèi)??偼顿Y額度在100萬(wàn)元以上的“重點(diǎn)微短劇”由國家廣電總局統一備案公示管理,30萬(wàn)元到100萬(wàn)元之間的“普通微短劇”由省級廣電部門(mén)進(jìn)行規劃備案審核和完成片審查,30萬(wàn)元以下的“其他微短劇”由播出平臺履行內容管理的職責。在北京大學(xué)融媒體中心音視頻辦主任、副研究員呂帆看來(lái),風(fēng)口中的微短劇,需要熱潮中的冷思考,在野蠻生長(cháng)之后,提質(zhì)增效已成為微短劇行業(yè)共識,而此次內容審核細則的出臺,便是將內容高質(zhì)發(fā)展與行業(yè)健康生態(tài)深度結合的有力舉措。

實(shí)際上,針對微短劇亂象,監管部門(mén)已經(jīng)展開(kāi)多次治理工作。2022年末,國家廣播電視總局開(kāi)展了為期3個(gè)月的“小程序”類(lèi)網(wǎng)絡(luò )微短劇專(zhuān)項整治工作,共下線(xiàn)2.5萬(wàn)多部微短劇。去年年末,上線(xiàn)兩天充值破2000萬(wàn)元的爆款短劇《黑蓮花上位手冊》因涉嫌渲染極端復仇、以暴制暴的不良價(jià)值觀(guān),被全網(wǎng)下架。

第一財經(jīng)記者在采訪(fǎng)時(shí)感受到,新規之下,從業(yè)者對短劇未來(lái)發(fā)展看法不一。經(jīng)歷過(guò)網(wǎng)絡(luò )電影的興衰,阿坡對短劇的未來(lái)并不那么樂(lè )觀(guān)。他覺(jué)得,目前短劇行業(yè)處于比較高點(diǎn)的位置,可能會(huì )慢慢往下降了?!耙环矫媸菓蚺牡锰嗔?,審美同質(zhì)化的東西太多了,另一方面審查也慢慢出來(lái)了?!痹谒磥?lái),短劇也可能會(huì )走網(wǎng)大的老路,“管控之后,很多東西拍不了,好比在噴發(fā)的水流中放了個(gè)閘,流水的速度就會(huì )變慢”。

部分從業(yè)者談到,新規出臺后,審核更嚴格,制作周期拉長(cháng),題材會(huì )有嚴格把控,這也意味著(zhù)很多“擦邊”題材未來(lái)可能都無(wú)法投拍。阿坡明顯感受到,新規之下,項目量有所減少,一些人會(huì )面臨無(wú)戲可拍的局面?!白兊糜虚T(mén)檻了,以前可以隨便拍,一個(gè)月一千多部,之后可能會(huì )減少到幾百部甚至一百多部”。

愛(ài)奇藝短劇頻道的熱播劇

愛(ài)奇藝短劇頻道的熱播劇

站在制作方立場(chǎng),菲飛呼吁平臺數據、投流費用透明化?!拔覀円恢庇X(jué)得小程序短劇是To C的市場(chǎng),因為它是平臺用投流的方式吸引消費者進(jìn)來(lái)觀(guān)看之后,根據充值金額與制作方分賬?,F在來(lái)看,它也是有點(diǎn)To B,因為分賬數據來(lái)自平臺,而平臺數據可操作空間較大,制作方回報不透明?!?

小花酒告訴第一財經(jīng)記者,日前他們收到備案審核意見(jiàn)要求修改片名,原因是“過(guò)于直白,拍攝時(shí)注意不可過(guò)于夸大豪門(mén)爭斗”?!笆聦?shí)上,我們沒(méi)有涉及太多豪門(mén)爭斗,只有結尾一兩集走劇情帶過(guò),本質(zhì)是個(gè)女頻甜寵劇?!蹦壳?,他們考慮將片名修改為《他為我著(zhù)迷》,能否通過(guò)要看后續的審核意見(jiàn)。

對于監管新規,小花酒表示:“靜觀(guān)其變,走一步看一步?!彼龑Χ虅〉那熬叭员в行判?,認為趨勢不可逆?!爱斢脩?hù)注意力長(cháng)久地從一個(gè)固定的電視端口或者是PC端口轉移到可移動(dòng)的小型的手機端口,內容隨著(zhù)載體發(fā)生變化是必然的趨勢?!钡@并不意味著(zhù)短劇火了,長(cháng)劇就要死了,“從用戶(hù)消費喜好的角度來(lái)看,兩者不處于競爭格局,不是此消彼長(cháng)的關(guān)系”。

拍完第二部豎屏短劇之后,小花酒去了清邁,一邊學(xué)習語(yǔ)言,一邊尋找市場(chǎng)機會(huì )。她看好短劇在東南亞市場(chǎng)的潛力。她認為短劇的“卷”應該聚焦在劇情而非成本?!皠∏橐龅米屓伺陌附薪^,耳目一新,這是市場(chǎng)永恒的追求,也最能夠打動(dòng)用戶(hù)?!?

一位希望通過(guò)短劇的累積,在行業(yè)內實(shí)現職級跨越的幕后從業(yè)者告訴第一財經(jīng)記者:“傳統影視業(yè)職級跨越挺難的,在中長(cháng)劇里,比如你做服化道,可能這輩子都沒(méi)有機會(huì )去干導演,但是不干幾部導演,永遠都不會(huì )成為導演,總得有學(xué)習的機會(huì ),在短劇里就有這樣的機會(huì )?!?

場(chǎng)記高茗晗2018年左右入行,常駐橫店,年景好過(guò)一陣,在影視寒冬和疫情夾擊下,一度生活壓力陡增,“那時(shí)候沒(méi)工作,還生病了。三四年過(guò)得很快,什么都沒(méi)得到”。高茗晗說(shuō):“我不知道別人怎么看,其實(shí)我挺感謝短劇的,它至少讓一批人可以生活下去,一批人有了賺錢(qián)的機會(huì )?!睆乃慕?jīng)歷來(lái)看,相對于豎屏劇,橫屏劇的機會(huì )比較少,而且周期長(cháng)、風(fēng)險大、回款慢?!耙粋€(gè)月再拖半月,尾款可能都結不到。豎屏劇殺青第二、第三天就結了?!?

在《睡不著(zhù)等你來(lái)哄》中,高茗晗出演了一個(gè)小角色,她希望自己的事業(yè)能夠向演員方向拓展,盡管戲份很少,但她還是認真對待?!拔沂钦娴南矚g這個(gè)行業(yè)。你不覺(jué)得它很自由,很有魅力嗎?每次都會(huì )碰到不一樣的人,大家一起磨合,為了一個(gè)共同的目標去努力。誰(shuí)都想拍出好作品?!保ǚ骑w為化名)

編輯:月兒


探班橫店短劇劇組,充值過(guò)億的夢(mèng)想與成本水漲船高的現實(shí)

 

免責聲明:

1、本網(wǎng)內容凡注明"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wǎng)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違者本網(wǎng)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wǎng)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xué)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xué)文化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宗教學(xué)研究、教育學(xué)研究、文學(xué)研究、新聞學(xué)與傳播學(xué)研究、考古學(xué)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xué)習,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對其真實(shí)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