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在酒店猝死 酒店需承擔賠償責任嗎?

  來(lái)源:中國消費者報記者劉浩2024-04-03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近日,記者從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獲悉,該院審結了一起生命權糾紛案,最終二審改判認定涉案酒店盡到了合理的安全保障義務(wù),對房客的死亡不具有過(guò)錯,無(wú)需承擔賠償責任。

中國消費者報報道(記者劉浩)房客在入住酒店期間不幸猝死,家屬向酒店索要賠償,酒店需要承擔賠償責任嗎?近日,記者從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獲悉,該院審結了一起生命權糾紛案,最終二審改判認定涉案酒店盡到了合理的安全保障義務(wù),對房客的死亡不具有過(guò)錯,無(wú)需承擔賠償責任。

日前,王先生入住一家酒店,監控顯示其精神狀態(tài)和健康狀態(tài)正常,入住過(guò)程也很順利。第二天中午,酒店經(jīng)理看到王先生在房間門(mén)口嘔吐并帶有酒味,于是上前詢(xún)問(wèn)王先生是否需要就醫,王先生回應不需要。

第三天13時(shí)50分,酒店負責人發(fā)現王先生的房間已經(jīng)到期,但并沒(méi)有辦理退房手續,于是前往房間聯(lián)系王先生是否需要辦理續費。多次敲門(mén)后無(wú)人回應,酒店負責人便用管理員門(mén)卡打開(kāi)了房門(mén)。進(jìn)入房間后發(fā)現王先生躺在床上沒(méi)有反應,隨即撥打電話(huà)報警并通知了120急救中心。后經(jīng)社區衛生服務(wù)中心確認,王先生已經(jīng)猝死。

王先生家人認為酒店未盡到充分的安全保障義務(wù),對王先生的死亡應當承擔相應責任,將酒店訴至法庭。

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酒店不存在明知王先生身體嚴重不適、不適宜單獨入住的情況,且在發(fā)現王先生身體不適后有詢(xún)問(wèn)是否需要就醫等行為,酒店已經(jīng)盡到了必要的安全保障義務(wù)。雖然酒店對王先生的猝死沒(méi)有直接的侵權行為,但是酒店沒(méi)有在公示的規定退房時(shí)間也就是12時(shí)前聯(lián)系王先生是否需要續費,以盡早發(fā)現王先生的異常狀況,可能延誤了對王先生的及時(shí)救治,沒(méi)能完全盡到酒店經(jīng)營(yíng)者的安全保障義務(wù),酒店應承擔一定的侵權責任。

一審法院結合王先生入住時(shí)的健康狀況和酒店行為與王先生猝死的關(guān)聯(lián)程度,酌定酒店對王先生家屬的合理?yè)p失承擔10%的侵權賠償責任,共計19萬(wàn)余元。酒店不服,向上海一中院提出上訴。

酒店方表示,酒店基本都會(huì )有延遲退房服務(wù),因此不能以公示的12時(shí)退房時(shí)間作為認定酒店是否盡到安全保障義務(wù)的標準。王先生家屬則指出酒店方明知王先生的身體狀況卻依然放任不管,沒(méi)有盡到充分的安全保障義務(wù),應當承擔相應責任。

上海一中院審理后認為,安全保障義務(wù)的目的在于保障他人的人身和財產(chǎn)安全,對于安全保障義務(wù)人的風(fēng)險防控能力應作客觀(guān)評價(jià),只有當其未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wù),才應承擔相應責任。根據王先生入住時(shí)的狀態(tài),酒店工作人員在事發(fā)前一天發(fā)現王先生身體不適時(shí)進(jìn)行的詢(xún)問(wèn),以及酒店方在事發(fā)后第一時(shí)間采取的報警、撥打120的措施,從這些行為可見(jiàn),應當認定酒店的行為已經(jīng)達到了善良管理人的合理注意標準,符合酒店行業(yè)的具體標準,盡到了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wù)。此外,酒店方不可能隨時(shí)知曉王先生在房間內的具體身體狀況,掌控房間內每一位住客的身體狀況并非酒店的法定或約定義務(wù)。

關(guān)于酒店公示的退房時(shí)間為12時(shí)以前這個(gè)問(wèn)題,延遲退房符合酒店行業(yè)的慣例,是一種人性化為客戶(hù)服務(wù)的有力舉措。從已經(jīng)查明的事實(shí)可知,王先生是在房間內猝死。結合王先生的死亡原因和時(shí)間,延遲退房和王先生死亡結果之間不存在直接因果關(guān)系。因此,酒店于13時(shí)50分許前往房間詢(xún)問(wèn)王先生是否需要續費并不存在過(guò)錯,也不屬于違反安全保障義務(wù)的情形。

最終,上海一中院改判撤銷(xiāo)一審判決。

法官說(shuō)法:

合理界定安全保障義務(wù)范圍

本案主審法官兼審判長(cháng)盧穎表示,違反安全保障義務(wù)責任是指賓館、商場(chǎng)、銀行、車(chē)站、機場(chǎng)、體育場(chǎng)館、娛樂(lè )場(chǎng)所等經(jīng)營(yíng)場(chǎng)所、公共場(chǎng)所的經(jīng)營(yíng)者、管理者或者群眾性活動(dòng)的組織者負有的保障他人人身財產(chǎn)安全的注意義務(wù),安全保障義務(wù)人未盡到該義務(wù),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違反安全保障義務(wù)糾紛不僅關(guān)涉被侵權人的人身、財產(chǎn)權益的保護,也涉及對經(jīng)營(yíng)者、管理者和組織者安全保障義務(wù)的界定及其權益的維護,因此,應當合理界定經(jīng)營(yíng)者、管理者和組織者的安全保障義務(wù)范圍,以實(shí)現安全保障義務(wù)人的行為自由和受害人的權益保護之間的平衡。

對于安全保障義務(wù)人而言,其安全保障義務(wù)并非無(wú)限,而應與其正常的管理和控制能力相當,防止其作為義務(wù)的不當擴張,只有當其未盡到合理限度范圍內的安全保障義務(wù),才應承擔相應的責任。如果過(guò)度要求經(jīng)營(yíng)者提供明顯超出現有物質(zhì)基礎和管理服務(wù)水平的安全保障義務(wù),不僅將增加企業(yè)的運營(yíng)成本,也有悖于立法初衷,不利于整個(gè)行業(yè)的健康發(fā)展。

(責任編輯:土火)

 
[責任編輯: 315xwsy_susan]

免責聲明:

1、本網(wǎng)內容凡注明"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wǎng)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違者本網(wǎng)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wǎng)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xué)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xué)文化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宗教學(xué)研究、教育學(xué)研究、文學(xué)研究、新聞學(xué)與傳播學(xué)研究、考古學(xué)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xué)習,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對其真實(shí)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