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落入“校園創(chuàng )業(yè)”陷阱

  來(lái)源:中國青年報孟佩佩2022-05-27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抓住年輕人想快速成功心理 借短視頻拉人頭 警惕落入“校園創(chuàng )業(yè)”陷阱

“騙子非但沒(méi)有得到懲罰,反而在同時(shí)運營(yíng)多個(gè)賬號,繼續騙大學(xué)生的錢(qián)?!痹诮K讀書(shū)的大一學(xué)生張生說(shuō),半年前被“校園達人呂不”(以下簡(jiǎn)稱(chēng)“呂不”)騙走2980元。最近他發(fā)現,經(jīng)過(guò)受騙大學(xué)生投訴后被抖音平臺封號的“呂不”,又在不同的短視頻平臺注冊了新賬號卷土重來(lái)。

  打著(zhù)“校園創(chuàng )業(yè)”的幌子,實(shí)則收取入門(mén)費,并不斷拉人入伙,一些大學(xué)生甚至未成年人都上當受騙了。張生組建的維權微信群內有近30名大學(xué)生,他們報警后,沒(méi)有收到回復。根據媒體報道,4月份該案件被初步認定為經(jīng)濟糾紛。這給一直堅信“這就是傳銷(xiāo)”的張生潑了一盆冷水,他不知道該如何討回被騙的錢(qián)?,F在維權群內已經(jīng)沒(méi)有人說(shuō)話(huà)了,但“呂不”還活躍在抖音、快手等平臺不斷更新項目?jì)热荨?

  記者給“呂不”短視頻賬號發(fā)送求證私信,但截至發(fā)稿時(shí)仍未獲回復。

  賺錢(qián)還是騙錢(qián)

  進(jìn)入大學(xué)的第一年,張生想尋找一份副業(yè),“努力在大學(xué)期間不問(wèn)家里要錢(qián)”。他在快手上刷到了“呂不”的視頻。

  “呂不”發(fā)布的視頻中不乏對“校園快遞商機”“寢室掘金密碼”“店鋪拍照的財富密碼”等創(chuàng )業(yè)項目的解讀,它們的共同點(diǎn)是簡(jiǎn)單易上手和掙錢(qián)很快。

  張生告訴中青報·中青網(wǎng)記者,當時(shí),“呂不”在快手平臺粉絲有四五萬(wàn),在抖音平臺粉絲達60余萬(wàn),其中一條視頻說(shuō)其公司和杭州電視臺有合作。

  今年年初,張生按照“呂不”的指引,向其公司杭州盈夢(mèng)文化傳媒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賬號支付了500元定金,幾天后,又向該賬號轉賬尾款2480元。

  隨即,“呂不”向他推薦了一位“導師”。這位“導師”發(fā)來(lái)“教學(xué)視頻”后,又拉他進(jìn)入“國夢(mèng)藍海星”微信群?!斑M(jìn)群被要求根據模板進(jìn)行自我介紹。當時(shí)太傻了,把自己真實(shí)姓名和照片都發(fā)進(jìn)去了,還有人發(fā)了身份證號、電話(huà)等個(gè)人信息?!睆埳貞浾f(shuō),群內已有100余名成員,還有不少類(lèi)似的分群。

  被“呂不”的視頻吸引的大學(xué)生不在少數。在山東讀大學(xué)的小余,去年6月添加了“呂不”的微信,完全沒(méi)有接觸過(guò)創(chuàng )業(yè)知識的他,以為“能賺點(diǎn)兒錢(qián),做到自立”。

  在小余提供給中青報·中青網(wǎng)記者的聊天記錄中,“呂不”說(shuō),“賺錢(qián)的核心就是獲取流量,我們有很多賺錢(qián)的項目,但都是收費的?!毙∮啾硎鞠脒M(jìn)一步了解項目時(shí),“呂不”說(shuō),交了錢(qián)的全國各地大學(xué)生都會(huì )進(jìn)入專(zhuān)屬社群,“相當于一個(gè)高端大學(xué)生人脈圈子,你想在校園里創(chuàng )業(yè)賺錢(qián),這些都是你的榜樣。我們的導師一對一指導,給你介紹最適合你的項目”。

  在和“呂不”一番交談后,小余表示,“十分想加入,但錢(qián)不夠”?!皡尾弧狈Q(chēng),“給你機會(huì ),先交定金鎖名額”,并發(fā)來(lái)支付寶賬號,要求小余把姓名和院校發(fā)給他備注登記。就這樣,小余在交了2980元后,也進(jìn)入了和張生類(lèi)似的社群,加入了“流量王”項目。

  更早進(jìn)入社群的還有廣西大學(xué)生小林。去年夏天,高中畢業(yè)的小林在刷到“呂不”的視頻后,也得到了“呂不”的熱情介紹。

  發(fā)現小林猶豫時(shí),“呂不”打來(lái)電話(huà)稱(chēng):“如果一個(gè)月不回本,可以退錢(qián)?!薄斑@句話(huà)讓我覺(jué)得有了保證,但也因為他是打電話(huà)說(shuō)的,我沒(méi)有留下任何證據?!毙×终f(shuō)。

  正在打暑期工的小林實(shí)在無(wú)法支付全部費用,“呂不”建議他先交300元定金。小林告訴中青報·中青網(wǎng)記者:“因為進(jìn)入項目比較早,那時(shí)只需要交1980元,后期漲到了5980元?!?

  在“呂不”多次催促下,他用剛領(lǐng)到的工資支付了尾款?!按蛄艘粋€(gè)月的工,才掙了3000多元,被他騙走了近2000元?!?

  多名受騙大學(xué)生表示,還有未成年人被騙。在他們提供的轉賬記錄中,記者發(fā)現,“呂不”的收款賬號除個(gè)人支付寶賬號外,也有名為“浙江國夢(mèng)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杭州盈夢(mèng)文化傳媒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的公司賬號。

  據天眼查顯示,上述兩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同一人,分別于2019年9月和2021年8月成立,又分別于今年1月27日和3月29日,因登記住所或經(jīng)營(yíng)場(chǎng)所無(wú)法聯(lián)系,被杭州市蕭山區市場(chǎng)監督管理局列入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異常名錄。此外,記者根據被騙大學(xué)生提供的支付寶賬號進(jìn)行搜索,“呂不”的個(gè)人支付寶賬號仍可進(jìn)行轉賬。

  “這不就是傳銷(xiāo)嗎”

  張生告訴中青報·中青網(wǎng)記者,進(jìn)群后,“呂不”和“導師”推薦的項目只有“流量王”和“元宇宙寵物電商”,“后來(lái)才明白,為了讓我們相信這些項目,群里有不少‘演員’和‘氛圍組’”。

  記者查閱其“內部培訓視頻”發(fā)現,所謂的“流量王”項目被描述得很簡(jiǎn)單:注冊新抖音賬號后,按照模板打造人設,即“我年紀小就出來(lái)混社會(huì )了,現在年紀也小,但我已經(jīng)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等,平時(shí)只需要剪輯、上傳視頻。

  據視頻描述,這樣的賬號會(huì )吸引很多人私信咨詢(xún),成員只需把這些私信對接給“呂不”團隊,由他們完成后續“項目銷(xiāo)售”,再進(jìn)行不同梯度的分成。視頻中,“呂不”明確說(shuō)出,“總之就是編,頭像、個(gè)人介紹跟炫富要沾邊”。

  第二天,張生明白過(guò)來(lái),“這不就是傳銷(xiāo)嗎?這樣的項目,什么內容都沒(méi)有,就讓我們交錢(qián),然后還讓我們去拉更多人交錢(qián)”。

  當他在群里提出疑問(wèn)時(shí),對方卻回復說(shuō)“我們是正經(jīng)公司”。當他再次指出“這和傳銷(xiāo)形式一樣”后,對方不再回復并把張生移出了群聊。索要退款無(wú)果,張生開(kāi)始召集被騙大學(xué)生“抱團”維權,小余和小林也被他邀請進(jìn)了維權微信群。

  之前,小余按照“教程”進(jìn)行了嘗試?!盎艘粌芍軙r(shí)間,每天都要上傳3個(gè)視頻,其實(shí)就是他們提供的豪車(chē)方向盤(pán)等素材,再配上現成的文案?!?

  小余說(shuō):“感覺(jué)越來(lái)越不對了,我拉來(lái)一個(gè)‘人頭’,他給我10%的利潤,和一開(kāi)始說(shuō)的教你如何創(chuàng )業(yè)完全不一樣?!?

  反應過(guò)來(lái)后,小余注銷(xiāo)了抖音賬號。他一直收集證據,“我也想過(guò)起訴,但這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支付幾千元的律師費和起訴費,還不一定能追回被騙的錢(qián),就放棄了”。他嘗試在網(wǎng)上立案,可因為證據不足,最終沒(méi)有成功。

  不少被騙大學(xué)生向抖音投訴后,“呂不”的舊賬號被封。但最近,“呂不”又注冊了多個(gè)新賬號,繼續在抖音平臺發(fā)布內容。每次刷到“呂不”的視頻,張生和小林都會(huì )在評論區留言,提醒網(wǎng)友“這是騙子”。

  與“呂不”繼續活躍在抖音平臺相比,張生和他的維權群里顯得十分冷清,“大家已經(jīng)很久都不發(fā)言了,被騙的錢(qián)好像追不回來(lái)了”。

  讓張生略感欣慰的是,1月20日,他向國家信訪(fǎng)局反映了杭州盈夢(mèng)文化傳媒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存在的問(wèn)題,很快便得到了杭州市市場(chǎng)監督管理局錢(qián)塘區分局的回復?;貜臀募Q(chēng):“經(jīng)核查,該企業(yè)查無(wú)下落,無(wú)法聯(lián)系該企業(yè),擬將該公司列入異常名錄?!?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wù)所律師金琳認為,“呂不”及其團伙已經(jīng)涉嫌詐騙罪,相關(guān)行為屬于典型的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行為,而且犯罪數額已達到可以立案的標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guān)于辦理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意見(jiàn)》的規定,利用電信網(wǎng)絡(luò )技術(shù)手段實(shí)施詐騙3000元以上就可以認定為詐騙“數額較大”,可以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雖然某個(gè)大學(xué)生被騙數額可能達不到3000元的標準,但是該司法解釋也明確規定,‘二年內多次實(shí)施電信網(wǎng)絡(luò )詐騙未經(jīng)處理,詐騙數額累計計算構成犯罪的,應當依法定罪處罰’?!苯鹆照f(shuō),只要目前維權的大學(xué)生被騙數額合計達到3000元,公安機關(guān)就應當立案偵查。

  警惕以流行概念作為噱頭的詐騙

  中青報·中青網(wǎng)記者發(fā)現,在各大短視頻平臺搜索“校園創(chuàng )業(yè)”,很多賬號正在分享創(chuàng )業(yè)項目:“95后互聯(lián)網(wǎng)老炮,校園賺到第一個(gè)100萬(wàn)”“4家公司創(chuàng )始人,把創(chuàng )業(yè)經(jīng)驗寫(xiě)成了電子書(shū)”……視頻中,有人穿著(zhù)“名牌服飾”,戴著(zhù)“名表”,拿著(zhù)電子煙“傳授獨門(mén)經(jīng)驗”:既有“寢室早餐配送也能月入過(guò)萬(wàn)”“做電商月賺5萬(wàn),開(kāi)學(xué)一周賺2.8萬(wàn)”等“項目解說(shuō)”,也有“學(xué)習好的學(xué)生反而不會(huì )賺錢(qián)”“大學(xué)生可以空手套白狼”等觀(guān)點(diǎn)。此外,也有一些人在櫥窗商品中上架了項目加盟產(chǎn)品,價(jià)格從2000元到1.98萬(wàn)元不等。

  金琳介紹,這類(lèi)騙局是非常常見(jiàn)的,都是同樣的套路,利用年輕人想要快速“成功”的心理,以各種當下流行的概念作為噱頭,用換湯不換藥的方式騙取錢(qián)財。但凡涉及需要繳納培訓費等入門(mén)費的成功之路,都應該警惕。需要注意的是,牽扯到財務(wù)支出的問(wèn)題,尤其是向陌生人支付錢(qián)款時(shí),應當保留好聊天記錄和付款憑證,最好讓對方的承諾形成文字合同,雙方對相關(guān)重要的內容進(jìn)行反復確認之后再進(jìn)行付款。出現了被騙的情況,要及時(shí)向學(xué)校反映,向屬地公安機關(guān)報案。

  此外,金琳認為,短視頻平臺屬于網(wǎng)絡(luò )服務(wù)提供者,依照法律、行政法規其負有信息網(wǎng)絡(luò )安全管理的義務(wù),應當禁止內容違法的信息在其平臺進(jìn)行傳播。(文中張生、小余、小林為化名)

(編輯:鳴嫡)


警惕落入“校園創(chuàng  )業(yè)”陷阱

 
[責任編輯: 315xwsy_susan]

免責聲明:

1、本網(wǎng)內容凡注明"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wǎng)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shí)必須注明"稿件來(lái)源:315記者攝影家網(wǎng)",違者本網(wǎng)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wǎng)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xué)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xué)文化研究院藝術(shù)學(xué)研究、宗教學(xué)研究、教育學(xué)研究、文學(xué)研究、新聞學(xué)與傳播學(xué)研究、考古學(xué)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xué)習,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對其真實(shí)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wèn)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lái)電或來(lái)函聯(lián)系刪除。